【蔺靖】遇鹿(九)

随缘吧【。



“不愧是‘天运之体’,居然找我找得这么准。不错,我确实记得封印之法。”看着萧景琰,凌远叹了口气,“不过话先说在前面——除了告诉你一些事情,我并没有什么能够帮助你的地方。”

记得?萧景琰顿时意识到凌远与封印的牵涉之深:“该承担的责任我绝不会推卸,还请凌少主不必有顾虑。”


倒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凌远为他斟茶:“公子可知封印最初是如何铸就的?”

萧景琰略一思索:“族中典籍所传,祖龙是‘舍身封印’,但细节没有记载。”

“这缺德事情…想来也不该记载得如此详尽的。”

缺德?

“……何意?”

“想来你也知道当初神魔大战里反水的魔国计都的王女,琅琊...

【楼诚衍生】【武侠AU】露沾衣(三)

赵启平:那个谁,你过来,我想折腾你一下。


内啥,说个事儿。除非我讲清楚要写CROSS,否则出现的非相关电视剧中角色都只会在台词里出场,撑死了露面讲一两句话,不会成为事件主要角色,因为我觉得那么写了就不太像同人了……

《隔云》里大黄的两位师伯就是霹雳里的苍翠,但是好像没人认识,sad【QWQ

本LOF目录:( ̄▽ ̄)/

上文:(二)



谭宗明倒是没想到,等他把《东云珠英》翻过一遍,又把书中值得商榷的所在研读一二之后,阿诚和赵启平都没有回来。阿诚代行楼主职责,又是带着事情走的,一时顾不上他倒是可以理解,而赵启平也不回来,就值得深究了——他和阿诚关系...

【楼诚衍生】【武侠AU】隔云望春山(十六)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我与论文共存亡!

前文梗概:

凌远想把灭族仇人揪出来,李熏然要帮他。于是两个人去了北方,对上毕忠良了。

楼诚冷战。阿诚哥一个人去了北方,调查冰极功法,顺便找熏然大宝贝。


真想文中的人物编个颜值榜……哎哎哎,蔺鸽主,看你呢。→_→

第二次给党花安排间者的角色了……对不起【毫无诚意

目录点这里:(๑╹◡╹)ノ"""

上文点这里:(十五)


十六


——东武林,云中楼——

沈剑秋转过小亭,又穿过桃花掩映的回廊,终于来到一处湖边的庭院。见一人背影于回廊尽头的水榭中,长身玉立。

白靴白衣白玉冠...

【血源诅咒AU】FIND ME(终章:表彰愿望)

唔,完结。


上文点这里:二十八

目录点这里:\(^o^)/~


二十九 终章:表彰愿望


赵启平发现,身为战士首领的李川奇显然和一般人并不一样,对谭宗明和自己都没有什么畏惧的感觉,也就是说他经受住了一部分“世界真相”的考验,灵视已经高到足够狩猎“神”了。

只不过他虽然确实是猎人,但对猎人和野兽的宿命却无深刻的了解。


“我现在相信你,但已经没什么用了。”李川奇摇摇头,“太迟了。”

——托安迪和谭赵两人的福,他们这些老弱残兵在追赶李川奇的路上一帆风顺,并没有兽化者和疯狂者敢冲上来触霉头,敢冲上来的蠢货也只能孤零零地单打独斗,不能对一行人造成威...

【楼诚衍生】【血源诅咒AU】Find me(二十八)

我自己真的蛮喜欢这个胡说八道的OOC的,要不然也不会写这么久都没弃坑【。


上文点这里:二十七

目录点这里:\(^o^)/~


二十八


“命令部队就地休整半个小时,休整之后急行军。”李川奇把部队的临时总指挥叫到指挥车,交代道,“务必要在一个小时之内拿下六院。”

“拿下?我刚接到沈司令的命令,他……”

“沈剑秋?呵。”李川奇话语中的嘲讽和敌意让临时指挥立刻有所猜测,“打的就是他沈剑秋。”

临时指挥暗自失色。一早知道救援中心的决策层各有阵营,彼此不对付,但竟至于如此地步么?

然而李川奇接下来的话语暗示出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事实:“几乎源源不绝的兽化者巡礼六院,...

【楼诚衍生/谭赵】【武侠AU】露沾衣(二)

谭老板这辈子都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说过这么多个省略号。

高深莫测赵启平,看热闹不嫌事大赵启平,选一个吧【。


回头看了一下我发出来的文,有些错别字真是灰常挠头……习惯性把同一个意思换成两种方式讲过,所以有些错字会很神奇……小伙伴们看出来的就戳我一下


本lof目录:(。・∀・)ノ゙

上文:(一)



       三支针下来,过不多时,伤处又舒坦不少,谭宗明便知这年轻大夫确有本事。

       这时谭宗...

【楼诚衍生/谭赵】【武侠AU】露沾衣(一)

好几个坑没填,又开坑了。

任性。

这坑是谭赵的,和《剑歌行》、《隔云》联动,时间点在剑歌行前几年。

有老谭→明诚,慎点。

是答应送给  @君不见兮  的一个番外……


本lof目录:(。・∀・)ノ゙



谭宗明挣开双眼——真的是“挣”开。

身上依旧有灼痛之感,但已经收缩到可以忍受的程度了。

“……”

看来,自己得到了细致的照料。


温暖阳光自大敞的窗户直射入内,让谭宗明浑身暖洋。

窗口旁有书桌一张,其上陈设简洁,不过笔山、砚台,书册而已。谭宗明勉力转动眼珠,只见书桌后有一个身着素衣的年轻人,执笔挥...

【楼诚衍生/蔺靖】遇鹿(八)

一个揭晓。一个过渡。

搓手搓脚。


本lof目录:(。・∀・)ノ゙

上文:(七)



——“运道的行运决定各种生灵的气运并左右运途,从而影响每个个体一生的顺与逆,成与败。命途的交织带来运途的相扰,但是天运之体的气运太盛无人可撼,其成就过程实为对他人运途的扰乱或者说气运的夺取,是损人利己的养成,乃是荆棘一般的存在,凡俗触之则伤。

“南极长生大帝掌管祸福生发枢机,容不得天运之体扰乱过多凡人的运途,便耗损大部分神元,勉力令代代天运之体对气运的夺取限于一人。景琰……我想,那个牺牲者已经出现了。“


萧景琰离开凌府之后,料定蔺晨不会在短时间内得到有效信息,干脆...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