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楼诚衍生】【血源诅咒AU】Find me(二十六)

啊……又三分之一年过去了【_(:зゝ∠)_继续简介一下。本文是PS4平台游戏《血源诅咒》的一个AU

前文梗概:

谭赵两人所处世界爆发兽灾。为解决兽灾,两人的意识回溯至也曾经发生过兽灾的雅楠城。

在雅楠城以及周边环境一路历险,两人情愫渐生,同时两人躯壳所在的世界的兽灾也越来越严重。

两人最终找到了兽灾的源头,并开始面对最终BOSS


上文点这里:(二十五)

目录点这里:(。・∀・)ノ゙


二十六 


畸形的野兽拖着数条长尾,在血月盛极的映照之下缓缓现世。

浓烈的白雾蔓延。

赵启平只觉浑身血液都有了沸腾之感,但是他知道这并不是肾上腺素的作用,而是因为身体里的苍白之血靠近了主人,自然躁动:“……”

眼前果然是月魔——濒临衰竭,威胁大减。

如果这时候再不能竞功,一切牺牲都将付诸东流!

赵启平松开手杖机括,跃入血色月光映照的茫茫白雾中……



“启平!……”

眼见赵启平凭恃苍白之血的力量硬撼月魔,与之抗衡几不落下风,谭宗明意识到赵启平确实与他确实是不同的——现在可以确定赵启平的力量以及得到的保护神谕都来自月魔了。但邀他同来的自己却没有自月魔处得到过什么——因为没有被苍白之血强化过,谭宗明在畸形野兽高亢的嘶吼下甚至很难维持冷静,不受控制的颤栗和力不能抗的绝望在灵魂深处疯狂蔓延。

“无法抑制的恐惧……对不对?血质再高也无济于事。”明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令人亲切的感觉扯住了谭宗明的脚步,缓慢地安抚着焦躁和不安的情绪,“这不奇怪。月魔在如云的旧神中也是拔尖的存在,对从其余旧神处获取力量的后继者而言有着异常强大的威慑力。虽然濒临衰竭,但月魔依然强大。”

“……”谭宗明涩声道,“我得到的力量和神谕……来自于你?”

“是来自于我的姐姐。”明楼嘴角翘了翘,“你已经见过她了,虽然那时候你的意识并不受自身控制。”

谭宗明默然。

果然是拜伦维斯观月台的女神明镜,明楼对明镜的感情正是自己当时莫名怅然的来源。

所以……谭宗明瞬间抓住重点,明楼这是承认了他对自己的意识动过手脚?


谭宗明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可以,不过你可得抓紧问。”明楼淡然道,“我也没多少时间好撑了。”

“你?”谭宗明皱了皱眉,“难道你也在衰竭?”

“是——不过确切说我在‘衰老’。”明楼轻描淡写到仿佛在语别人,“‘衰竭’是属于神的荣光和咒缚,我的神格不完整,没有资格消受。”

虽然从明楼话语中听不出丝毫惋惜之意,但是谭宗明依然不敢大意。他稍稍偏转话锋:“你对‘世界真相’的了解相当充分,又具有部分神格,离进化为神只有一步之遥,但是…一部分‘眼睛’毕竟还在我身上。”

明楼静静听着,神色沉静,完全没有因为谭宗明话语中隐含的威胁之意而有所动容。

很快谭宗明就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我姐姐的‘眼睛’?你留着吧。”


“……什么?”

为了明镜的眼睛,明楼大费周章这么久,最后他竟不收回么?根本不具有明镜完整神格的明楼怎么有可能施展明镜的权能?

谭宗明脑中浮起一个糟糕的猜想——明楼,并不打算利用回溯时间的权能来阻止月魔!


“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不想成神。”谭宗明眸光闪动,“虽然彼时意识并不完全属于我自己,但是‘眼睛’究竟是我和赵启平费尽周折而得的。‘眼睛’你说不要就不要,也就是说我们当初的协议你是打算不认了?我的家乡怎么办?!”

“亚弥达拉拥有与欧顿相同的权能,虽然并没有这么强大,但是你确实可以利用亚弥达拉回到你的世界。”明楼看着他,“至于海市……我不收回‘眼睛’便是要你在面对欧顿的时候成算大些。”明楼忽而皱了皱眉,“我以为你不应该记得我们达成了什么协议?噢……你诈我?”

谭宗明虽即刻了然,但心情起伏之下并没有注意到明楼所说的指代全都是“你”而不是“你们”。


明楼果如所料不打算利用回溯时间的权能阻止月魔,不过……谭宗明也就此确认了确实是明楼封住了他的记忆。黎叔果真没说实话,到死都在维护明楼。

还有,明楼提到了欧顿,这让谭宗明的心头出现了更大的波动。

“记忆不复却仍不忘讨价还价。”意识到谭宗明已然发现不对劲之处,明楼却只是笑笑,甚至回到了胡桃木桌旁边开始斟茶,“我虽封住你的记忆,但还是低估了你的责任心和保护欲——来。”明楼把茶杯递给谭宗明,示意他喝下去。

“……”形势比人强,看着眼前茶杯,谭宗明就算不情愿也只得将茶饮下。

而等热茶下肚,他的心头随即翻起惊涛骇浪——

这是……他的部分记忆!


……

那本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黄昏,晟煊却被血海淹没。谭宗明眼睁睁地看着憨厚而有些腼腆的前台小哥异变成狰狞野兽,看着会微笑打招呼说“我先下班了”的温柔女助理被变异的野兽推下高楼。而晟煊大楼之外是更为可怖的杀戮场,到处都是痛苦尖叫的受害者或者沉迷于屠杀的变异者……

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里,海市的辉煌一夕崩塌,繁荣瞬间化为乌有。谭宗明眼见得到处都是尸山血海,令人骄傲的人类文明被原始丑陋的渴望所撕裂。

谭宗明好不容易挣得性命,联络海市军政高层的组建了救援中心,四处搜寻可能的幸存者和对抗变异者的有生力量,但他有些心寒的是,大灾面前的救援中心居然也不是铁板一块,决策层分裂两方几近各自为政,荒诞之至。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给他造成更大的打击——挚友和强援安迪日渐沉默寡言。如果料想不错的话,她正处在一个变异的过程中。这让重压之下的谭宗明愈发痛苦,也造成了他灵视的疯涨。

而在市图书馆解封的一批资料中间,他发现了约瑟夫卡的医疗日记,在高企灵视的作用之下,他最终与明楼取得联系,给危殆的海市带来了一丝救赎的希望。

……


“说到底,是你为了寻找外来者帮你偷运眼睛,胁迫欧顿击穿时空,抛出曼丽的日记用以与我交接——”涌入脑海的记忆让谭宗明的眼神稍有些渺远,不过长久以来历练而出的控制力令他很快收起茫然,只是有些咬牙切齿的语气还是出卖了他的愤怒之心,“而欧顿却来到了海市……毁灭了她。”

“……”明楼深吸一口气,就谭宗明的指责似乎是想解释什么,但是最后却还是打住了,只这么说道,“我无意酿成祸事,但没发现欧顿的谋算确实是我的疏漏——我很抱歉。”

“你……!”


面对明楼的沉静,谭宗明最终还是压不下汹汹而来的怒澜。他深眷的家乡,他的亲朋、事业和整个人生得以存续的所在……陨落的海市让谭宗明无法再冷静。

海市的惨剧,源头是明楼!而明楼竟然还如此漠然?!

如此一来,明楼封闭他记忆的原因就很明显了:如果他是谭宗明而不是“明楼”,在他的痛苦与愤怒的作用之下,他取得“眼睛”,获得对抗灾厄之源的资格后第一件事情很可能就是想方设法回到海市,而不是按照明楼的意图帮助他解救雅楠,所以最初的时候明楼为了“眼睛”一定会做点什么来掐灭这个变数。

但是谭宗明虽然想通了最初这一层关窍,却疏忽了明楼后来的举动:也许明楼最开始真的是想得到明镜的“眼睛”,但现在也不是了——明楼亲口承诺眼睛留给谭宗明——否则他不会就这样轻易地解开谭宗明的意识禁制。

在他们寻找明镜眼睛的过程中发生过诸多变数,怒意腾然的谭宗明一时想不到,明楼也无意再解释。

稀释谭宗明这一层怒火并没什么意义,更何况接下来在他的目的被说出的时候,谭宗明应该会更绝望愤怒。


“很抱歉?哈,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屈尊纡贵的歉意?半神?!”一手拂倒所有茶具,谭宗明很少这样失态,“你拉我进来便罢,赵启平和海市何辜?!”

“看来我的力量果然在迅速衰退,令你封印的记忆发生了一些散失——对于海市我真的只能说抱歉,但在你对我的指控里,有一点我必须自辩。”明楼闭上了眼,依然是那句,“赵启平是你自己扯进来的——当初我感应到两位外来者的时候还有些诧异。为了让他能在这里生存下去,我赠予他与阿诚相关的记忆,不过月魔很快从中作梗,导致了你们的失散和各自的意识散失。”

……什么?

谭宗明的怒火被明楼所述赵启平相关的事情所带来的错愕掩住。

“我无意将这位医生卷入——我没有必要说谎。”明楼摆摆手,“意外的是他的资质不输你,甚至在某些方面更契合月魔对宿体的要求,所以一开始月魔就看中了他,开始暗中引导和培养他。”

“是我的邀请令他?……”

“我没有找两位外来者的打算。”明楼举起双手,“我保证。”

“……”


明楼没有必要在这种节骨眼上欺骗他。

再没别的什么比谭宗明自己一手造成赵启平的危境这件事情更让人感到沮丧了。

如果不是自己多此一举,他还能留在海市安稳的救援及中心后方,至少不必直接面对生死刀锋——在此地赵启平数度受伤、濒死,甚至被月魔选作宿体,一直在挣扎求生,却常常反过来安抚自己。

他是无辜者,却被自己卷入了更凶险的境地。

是自己的错……是自己的错!


“不过,倒也是误打误撞。”谭宗明身后星光若隐若现,显见是心情激荡难以平复。明楼虽有不忍却也不得不开口,“月魔看中他,令他得到了苍白之血——正好。”

谭宗明霍然抬头,明楼话语中流露的对于赵启平的意图令谭宗明有了更糟糕的猜想:“你什么意思?”

明楼远望一眼浓雾中的战况,正看见赵启平非常敏锐地避开了月魔所施展的透明不可见的奥术爆炸:“如果我猜得不错,黎叔给你们的那个神之冕……赵启平已经使用过了,对不对?”

那果然是明楼授意:“……那又如何?”

“很好,那就够了。”明楼敲了敲桌面,“我身上的‘眼睛’虽不完整,却无论如何都抵得过一个神之冕,赵启平用了一个,而我这里,还有一个。”

谭宗明望着明楼掌中那个宛如眼球聚合体的神之冕,更为糟糕的猜想被证实:“三个神之冕?你不是想要阻止月魔的繁殖……”谭宗明绝望地盯住明楼,“你是……想促成!”

明楼的表情非常疲惫:“你猜对了。”


——————————

“拦不住了——你看。”李熏然一进门,方孟韦便把救援中心发过来的信息让他过目,“最迟再过十个小时,救援中心就要开始搬迁。”

李熏然捏着传真皱眉。

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你不用坐轮椅了?不要逞强。”方孟韦摇摇头,“现在你可不能有闪失。”

“好了,真的。”对于自己逐渐增强的愈合能力,李熏然自然有所感受,但是这个他还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得含糊应过,“有没有老凌的消息?”

“有,正要和你说——算是好消息。”方孟韦翻了翻传真,“安迪彻底失控,无法话事,晟煊原先的决策层便与他会合了。他和庄恕扬帆等几个人力排众议,砍下了一截预算,保证了谭先生和小赵的维持系统。”

李熏然点了点头,这确实算好消息:“老凌还闹着要回来么?”

虽然心情沉重,方孟韦也还是失声笑道:“天底下也就你一个人会说凌远‘闹’吧?没,没闹,只让你注意安全,见机行事。”

“……”


屋中一时安静了下来,方孟韦似乎是下了决心一般才开口问道:“对了,杜见锋……他怎么样了?”

自从凌远离开六院之后,杜见锋的情况开始慢慢恶化,虽然他以往的脾气也甚是火爆,但是失去了冷静和理智的状况毕竟是不一样的。外边的战士还不知道杜见锋的状况,但是李熏然一定不会瞒着方孟韦:“暂时还稳得住,不过我看也不了多久了——他已经听不进人说话了,还有严重的暴力倾向,我只好多加了锁。”

方孟韦攥紧了拳头:“……我去和他说说话。”

李熏然拉住他的胳膊:“我不推荐。他现在虽然还没有彻底失去理智,但是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狂躁起来。他现在的状况和小胡医生还不太一样,不过我觉得造成他们俩这种情形的原因可能是同一个……”李熏然十分不忍,“你责任重大,别冒险。”

“我只去看看他。”方孟韦脚步没有停下来,“刚才有通信兵进来找他,已经有些起疑了——你帮我盯着点,现在军心不能乱。”


“杜见锋做了什么就会乱了军心?”

救援中心决意搬迁,军方的力量自然要先行。

方孟韦还站在门前,沈剑秋就推门而入。

李熏然心道不好。



TBC


下文点这里:(๑•̀ㅂ•́)و✧

评论(2)
热度(18)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