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酒鹿

一开始写文就是为了小火车他俩,一年下来居然没有一次走外链,本黄表示book思议……正经楼诚写文一周年,开一辆车纪念一下。

情节还是有一点点的,所以不太算pwp【XD


玄幻paro,明诚是神兽,独角貔貅——天禄。明楼是修仙者。

慎。


本lof目录:(。・∀・)ノ゙


酒鹿


闻说明诚赴那琼华宴,御剑而归之时一头栽入后山湖中。

虽说明家后山湖水甚浅,这时节也颇为炎热,左右伤不了、冷不得,然明楼终究放心不下,返家寻他。


借莹洁月色,明楼远见那湖心中有一道白影。

驱剑近前,正是明诚。

只见明诚安静伏在湖心青石之上,有人靠近也不动作。

果真醉了去。


放轻手脚,明楼落于青石一侧,又哪里不知明诚熟悉他气息,自然无惊无惧。

执起一缕乌黑湿发,细微牵动鬓角,明楼观他情状,明诚果然不理。又用那缕黑发刮搔明诚耳廓,明诚静默依旧。

明楼锲而不舍,明诚终是不耐,恹恹抬眼,唤他先生。

柔软鼻音不似警告,更似撩拨,明楼只觉其人分外慵懒。


得了消停,明诚转脸安然,好似又要困去。为湖水浸润的中衣滑下一截,露出一段秀致后颈。明楼心道忍不得,伸手摩挲,指尖触感细致如缎。

明楼心下大慰,自明诚卸下四方征伐的职衔后,养尊处优之时的富贵体肤终是养回来不少。

甚善。



bulaoge

袖底

围脖



元神洪流之中明诚伏于明楼肩头,脱力睡去。

……


——————————


明诚自是在床帐中清醒过来。

酒也醒了。

转头便见尾尖依然被明楼捉在手里把玩。他的肩上有一些红痕,看起来并不似指尖抓挠的痕迹。

哎呀。


想起两人露天行事的孟浪,明诚面上一热,抽回尾巴,把一床薄被尽数掀起,躲了进去。

明楼看得好笑,从薄被底下摸进去:“这时才知害羞?……哟。”


明楼掀开薄被,先入眼帘的便是天禄琼枝般的晶莹独角,而方才触及的正是天禄的柔软毛皮。

明楼抚额:“阿诚。”

天禄往明楼怀中拱了拱,黑曜石一般的瞳仁里映着明楼的影子:“不吵,睡觉。”

明楼即刻便心软,抱紧了明诚。

抱紧了他的鹿。



-END-



查了查资料,天禄的样子嘛……就是尾巴比较长的独角鹿。

神兽JY有花的味道的梗是别人的,忘了谁的了,记起来的时候加上出处【。


仓促完工,有时间再修一修


PS:花香味道的JY梗在翻霹雳文的时候终于看见了,是veda太太写的果佛《亲爱的,初次见面轻多多关照》……【_(:зゝ∠)_

评论(10)
热度(63)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