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剑歌行的番外

是蔺晨提到的云中楼创始人青女的事情。

在青女的时代东瀛就试图搞侵略,但是十万大军被青女单人独骑吓退,所以藤田家耿耿于怀。

没写这段,剑歌行里变成藤田芳政追求更高境界而被大姐砍成重伤这件事情不甘心,这样一来“耿耿于怀”这种意味就变淡了,sad

云中楼最可怕的杀人技——暗器——也被砍掉了,只在阿诚阻止明楼催发铸天手的时候有一点表现。


藤田武祖被青女一剑穿胸却没死,因为他的心脏长在右边。南田是拥有藤田家族的血统,非常幸运地遗传了这一性状,在我另一篇提及南田之死的最初设定里,南田凭此躲过第一轮击杀,险些要了小赵的命……:click

PS:原先在《剑歌行》设计有太刀“鹤羽”和啸饮打擂台,然后写着写着出现了一缕冰和眠狮,就不想放出来了……【_(:зゝ∠)_


下面是正文。

剑歌行正文走这里:click


————————————————


南田洋子跪坐笔直。

在她面前,藤田芳政反复擦拭着锋利的太刀,刀刃上的波纹寒光闪烁。

南田洋子看得分明,那柄刀没有刀镡,正是藤田氏的先祖所传名刀——“鹤羽”。


“洋子。”

“是!老师。”

藤田芳政总会在擦拭鹤羽之时让她前来侍奉,然后讲起藤田氏最伟大的先人——藤田武祖的事迹。

然而,在藤田布下征伐中原武林的韬略之后,这次开场显然不往常。


“洋子,你对云中楼的创立者,有多少了解?”藤田芳政的声音略有些嘶哑枯槁,但中气仍足。

雄踞中原东武林的云中楼,正是藤田氏此次西扩必须拔除的目标之一。对于劲敌南田洋子还是做了些功课的,但对于久远前的掌故……:“学生惭愧,所知不过一二而已。”

“无妨,你说说看。”

南田洋子略一思索:“有一名女子以司霜雪神之尊号为名,称青女,剑法精妙无双。”

藤田芳政点点头:“青女是能够开山立派的女宗师,剑法自然当得起无双二字。”

“只无法得知其师承。”

藤田芳政无声一笑:“这世界上有种生物叫‘天才’。”

南田洋子自负灵敏善悟,自是有些不服:“老师是说,青女乃是……天造剑材?”

藤田芳政摇头不答:“你还知道些什么?”

南田洋子压下疑虑:“彼时东武林内有悍匪黑星七虎为恶。七虎结有刀阵,攻守皆擅。这位青女……便在此时闯入黑星堂,杀死了七虎。” 

藤田芳政单手持刀:“不错,正是此战令青女名震中原。”

南田洋子再也压不下不解:“学生愚钝,这一战并不见出彩。”

藤田芳政眉头稍一舒展,粗噶的声音笑起来实在不好听:“不出彩?洋子啊洋子,你有些轻敌了。你是不是觉得,黑星堂对这么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子完全看不上眼,才导致的失败?”

南田洋子立刻低下头。

“碧痕虎膂力千钧,紫须虎轻功绝顶,黑顶虎更是一身刀枪不入的十三太保横练功夫……黑星七虎个个是一时之选,更不用提他们七人默契无双所结成北斗刀阵,那可不止一个‘攻守皆擅’能够形容得了——洋子,我不信你的情报里面没有提到黑星七虎所属的黑星堂,在那时候‘横行无忌’。”藤田芳政将鹤羽握起来来回检视,轻易便说出了南田洋子拿不到的情报,“青女如幽灵般进入黑星堂核心严密防守的聚义厅,剑鞘开合七次便飘然而去,在她走后黑星堂弟子才发现定立原地的七虎,喉头无一完者……鬼魅潜行,一击毙命,全身而退!”

南田洋子一凛。

“洋子,想想云中楼现如今的掌管者明楼。”

南田洋子立即明白了藤田芳政话中所指。

青女传人明楼……从无败绩!


——————————

“祖师奶奶是静悄悄地出现在黑星堂总坛的。”明楼道,“你想想,三更半夜,灯火通明,几百号人密密匝匝地防守聚义厅,硬是没人发现什么时候身边多了个白衣女人。”

明诚蜷掌遮了遮唇角。

“不过他们反应也很快,北斗刀阵立刻就结起来了——又能怎样呢?管他什么碧痕虎黑顶虎紫须虎,统统去作死老虎罢。”明楼假意叹息,“祖师奶奶出剑,只使了三息。”

被青女近身,结什么阵恐怕都不管用。

不过“珠玉在后”,明诚只当听了次故事。


眼前的温润青年的反应……应该是根本没有反应的反应让明楼挑了挑眉,刚呷了口的茶水搁在了桌上:“祖师奶奶的风采…你毫无触动么?”

明诚望着他,摊了摊手。

明楼顺着他的眼神望了望身侧的长剑,会意道:“唔,如果是我面对那七名刀客,确实已经不必再动剑了。”看着明诚含笑的透亮双目,明楼笑道,“不谦虚。”

明诚忍不住翻了白眼。

“事实如此?”明楼这次可是笑出声了,“阿诚啊,你这恭维我很受用。”

明诚“闭嘴”了。

明楼打定主意要明诚多露出点表情,便道:“不过有件事情,目前为止,还真有祖师奶奶办得到。”


——————————

“青女这横空出世的人物,着实令人生畏——老师……”

藤田芳政一挥手止住南田洋子,接着反手挥出一刀!

“吱——”

一阵令人牙酸的断裂声,只见拉门被藤田整幅斩去,露出内室。


南田洋子的眼前赫然出现一幅高逾三丈的巨型浮世绘,只第一眼便让她震惊不已。

画上不是市井小民,也不是秀丽风光,却是身着藤甲的兵士。大群慌乱的,惊恐万状的兵士。

慌乱的兵士拱卫着的正是胸膛被一剑洞穿的主君——南田知道,这就是藤田芳政手中鹤羽最初的主人,开创藤田氏霸业,让藤田氏最为骄傲的先祖。而在画中,这名铠甲沉重的魁梧男性,身边竟散落着名刀鹤羽断裂开来的刀刃!

藤田芳政指了在布满了整幅画的铁血炽烈中尤为显眼的一抹淡色:“洋子,你看。”

是凶手。

那位万军之中直取敌将的剑者身法轻逸,形如踏风,极为罕见的是,那身形在白衣飘逸之中竟看得出一丝柔媚的姿态——竟是一名女性。

无畏的,可怕的女性,南田叹息。

武祖大人这一段经历她从未听藤田大人讲过,她警觉起来,瞬间想过许多:“画中此人!”


“画中此人,便是青女。”

“难道…难道武祖大人……?”

藤田芳政自己都未曾意识到,在他讲起藤田武祖这段历史的时候,他右眼下方不自然的抽动:“在武祖大人的时代,我藤田家族便有意征伐中原。所向披靡的藤田大军,却在东武林折戟沉沙。在那场阻遏了大军脚步的袭击中,不光武祖大人本人被一剑穿胸,更有近万名兵士不同程度受伤,而悄无声息死去者竟超过千人——便是这位青女,单锋闯营,得手而去。”

南田洋子不禁寒毛倒竖。

如果说青女一人剿灭黑星堂,还可以用黑星堂大意轻敌强说过去,在藤田数万大军中来去自如,甚至成功行凶……

也太恐怖了!


而那些牺牲的军人,根据藤田大人所言,死得无声无息?

在对如今云中楼掌管者明楼的调查中,有一样资料也相当不合常理:明楼至今未尝败绩,与他对决者甚至不知他如何出手便败下阵来。

前后一对,南田洋子道:“学生斗胆一猜,云中楼这项杀人秘技,恐怕是一种可怕的暗器。”

藤田芳政并不做评断:“你再看看武祖大人。”

南田洋子因自己过于荒诞的猜测或令师尊不喜而惴惴,不由得多下了几分心思,认真观察画中的先祖大人。

画中的藤田武祖在左胸心脏位置中剑,伤口处皮肉翻卷,隐隐有些焦黑,分明是被极度高温灼伤的样子。

然而这显见的致命伤虽令武祖大人惊怒交集,但面上却不见死气。

南田洋子这次出口便谨慎了许多:“这位自号霜雪之神的剑者,走的似乎是炎灼一脉。”

“不错,出手灼热却声名凛冽,是不错的伪装——她的功法相当特殊。”藤田芳政赞许地点头,“这是武祖大人以降、我藤田家族几十代人的心头不甘。”他的面色转为阴沉,“也是我耿耿于怀的隐患。”


不放TBC了╮(╯_╰)╭

评论
热度(10)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