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武侠AU】隔云望春山(九)

一章过渡。

艾玛,凌院长是不是有点……过于弱鸡了2333

相信我这真的是凌李【_(:зゝ∠)_


目录点此:(。・∀・)ノ゙

上文点此:(八)



 

不克多留,凌李二人结了账离开客栈。

 

凌远很是蔫了几天,自然不如悄摸摸在城中打探过的李熏然识路,自是由他领着走的。他有此一难,老毛病复发倒在其次,最主要的还是心神不宁:黑衣人目的不明,威胁有如悬顶利剑,凌远总不太踏实。

“熏然,你也追不上那个人吗?”

李熏然走在前面,回话的声音略低,尽量降低两人在人群中的存在感:“你担心他再来找麻烦?”

“尚不知其目的,不好应对。”

“那个人,嗯……”李熏然沉吟一番,在成功把凌远的忧虑勾起来之后又轻快一笑,“只要我还在你旁边,你就不用太担心。”

 

凌远差点噎住:“你刚才不还没底来着?”

“我这是没底?”行至人多处,李熏然回头挑眉,脸上写着“你还当真啦?”

凌远终于觉出味来:“嘿你小子……我说认真的啊。”

此时,巷口有一角衣衫一闪而过。

 

李熏然哈哈一笑:“我可没开玩笑。初初与他相接我觉得他深不可测,可后来细细想了——我夜探悬镜司的时候也好,他直接来挑衅的时候也好,他都避开了和我硬碰硬的机会——这可太奇怪了。你一个逃亡的大夫,身边只有我一个人打扎,如果他的目的果真在你,他为什么不下手?”

如果黑衣人有把握击败李熏然,就没必要指使悬镜司众围攻了。

“也就是说,没底的是他?”

李熏然打了个响指:“所以你不要离开我的感知范围——我保证他动不了你一根寒毛。”

“……”

 

嚯,该说他不愧是曾经把明楼揍趴的角色么?饶是心情沉重,凌远也无奈笑出声。

不过笑归笑,凌远清楚知道这样其实有些被动了。悬镜司虽沉寂偌久,但“黑夜之手”的赫赫威名不是白给的,夏江的强势复出连皇帝都也得头痛,更别说自己这个小人物了。黑衣人与悬镜司有勾连,而且据李熏然形容,他支使得动夏春这等人物,可见在悬镜司内地位不低——也就是说自己在南武林境内都不算安全。

自己在萧朝最大的牵挂就是太医院里两个徒弟了。李熏然探知李睿韦天舒等人无虞,想来很可能是李睿生母——神威将军的手笔。神威军作为禁中最有力量的一支队伍,分量就在那里,悬镜司断然不敢乱动。而神威将军本身又是远支皇亲,县主封号在身,萧景琰也不会太随意。

换言之,自己在萧朝的可算是没有顾虑了。

 

“那人挑衅完之后往南边去了。我追了一小段,看他且停且回头的样子就没再跟——他八成想把你引回皇城去。”李熏然道,“先别说你们家小皇帝那摊子乱七八糟的事情你不能掺合,老凌,南武林这儿可是那家伙和悬镜司的主场,不管是他想拖你进皇室这摊浑水或者别的什么目的,我们在他的地盘上等他出招不太可取。”

李熏然虽不知凌远在萧朝的牵绊如何,但远离泥淖这个想法和他不谋而合。

“我们确实不能留下来。”

 

李熏然快速地眨了两下眼睛:“那你想去哪儿呢?”

凌远心中早有定计:“去我最熟悉的地方。”

 

李熏然点头,没再说什么,不过凌远看出他好像松了一口气:“怎的?”

“你说寻访黑衣人多年也不曾有过结果,我便也对那人身份上了心,不过我从他的出手暂时没有看出什么来。之后听你说了当年那场劫难,我就想,去案发的现场做些勘测或许能窥见一二。搞清楚那人路数流派,我们也好有个因应预案……”李熏然顿了顿,“我就是担心你不想回到伤心地。”

李熏然年纪小的时候晚上睡不好,总会爬起来找些什么东西消耗精神,而明诚收集整理的从势力分布到奇闻异事的各方资料就是他最中意的选择,久而久之,云中楼里除了明诚,就数他对各方掌故珍异了如指掌。若得李熏然亲自勘验,说不定真的能看出什么端倪来。

虽然他已经有了这个打算,但如果自己不问这一遭,也许他就自己偷偷去,真的不说了。

凌远沉默了一小会儿:“怎么会。要是能查出来那恶徒是谁,我求之不得。”

李熏然笑笑,拍一记他的肩膀。

 

 

这时,凌远忽的皱了眉头。

有马膻气。

 

李熏然似乎是走到目的地了,凌远止步,抬头看了看木门栏上的牌匾,连忙用用掺了白鲜皮的药囊掩住口鼻:“马市?你要买马?”

“当然。”李熏然歪过头上下打量了凌远一把,“有些地方要只有我带你走…有困难。”

“……”

 

要骑马?!

 

凌远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分了心,要不然李熏然估计得真的吃一记打了。

李熏然特别识相地一溜烟儿跑进一户马厩,牵出两匹马来。凌远站得有些远,看见李熏然被马厩主人拉住说了些什么,拿荷包掏出金锭,还模糊听见“阿诚哥小气死了”之类的话。

凌远有点艰难地走上前去,开口道:“熏然,你听我说……”

 

————————————

“嘭!——”

 

夏江一挥手砸了茶杯:“逃了?”

一双浑浊的老眼竟让夏春震悚,他只得躬身回话:“禁军中有钉子回报说见到短打青年越城墙而走。谢晗留书说追击而去,但至今未见回音。”

“蔺漪阳如何回话?”

夏春的腰身躬得更低:“有蔡荃和季白掣肘,蔺大人……无法有更多表态。”

 

恐怕蔺漪阳自己都不知道蔺晨会借他的手驱季白去对凌远先下手为强——事发突然,谢晗尚来不及和蔺漪阳通气,更别说反应过来之后还有蔡荃这个死脑筋掣肘。

如果强令刑部力量缉拿凌远,那么蔺漪阳就会提早暴露早蔺萧二人的视线内……不,蔺晨会通过蔺漪阳签发拘捕手令,很有可能就是觉察了什么。

也就是说刑部的力量已经暂时被压制了。

啧。

 

“太医院如何?”

夏春又是一惊:“李睿之母乃是玉容县主,又是神威军左将军,我等……”

“神威将军岂能轻动?我问的不是凌远那些小喽啰。”夏江有些不耐地一挥手。

夏春这才恍悟,连忙回话道:“汪老太医精神健旺,已然回复说愿助师尊解开重谜,那几名接生医女也已经接入我司。师弟这事做得隐秘,故而花了些时间,好在没有引起别人怀疑。”

 

很好。

刑部虽然无法再提供什么助力,可也绝不会坏事;兵部尚书是季家门徒,黄志雄致仕后整个兵部重回季家掌握,而季家……呵,萧选当年干的好事注定季灵钧肯定不会站在自己这边,但也绝不会站在萧氏皇帝那边——只要季灵钧什么也不做就足够了!

关键证据已被采测推断出来,就算凌远本人不能出来作证,有当年的诊脉太医的证词也够萧景琰头痛的。

余下的事情便只有撬动六部其余派系了。萧景琰新近亲政根基不稳,蔺氏新涉朝堂更是不足为惧,唯一高位的蔺漪阳却是谢晗留给自己的暗棋,静太后在腾雾海一战之后虽然遮掩得好,却瞒不过自己——她已然是个精神不济的废人了。

只要证据放出,看似平静的萧氏皇朝必然会瞬间沸腾起来!

萧景琰若是萧选的种,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萧景琰若果真不是萧选的儿子,那他又有什么资格坐在那把龙椅上?

 

——玄机,我很快就能为你报仇了!

 

夏江阴鸷的双眸定定地盯视着手心的疤痕,让夏春浑身寒毛都立了起来。

 

——————————

李熏然退了一匹马又加购双骑马鞍的时候其实很奇怪,凌远游历江湖也这么多年了,居然不会骑马。

一直乘马车那他的花销得多大啊。

凌远真是好能挣钱!

 

出城一路北上,李熏然感觉到凌远一直揪着他的腰带,还当他心情沉郁,便引着他开口好少些郁结:“如果那人的目的真的在你,那么他可能会跟过来,而且我们此行目的地还挺好猜的,说不定他还会赶在我们前头。”

“不无道理……熏然你…你能别那么晃么……”凌远另一只手抓住李熏然的后心,脸色有些发白。

“……”

哦!

李熏然好像知道凌远为什么不会骑马了……

 

“什么?你说什么?”李熏然一边乐呵一边催马,“驾!“

“李熏然——!”

“哈哈哈哈!”

 

未完待续


 


碎碎念:

到爱原著中李睿(波)往上数两代都比较显赫……嗯亲娘是大校,搞科研【_(:зゝ∠)_


另外,凌远他……晕马。

233


下文:(๑•̀ㅂ•́)و✧

评论(10)
热度(36)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