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楼诚衍生】【武侠AU】隔云望春山(七)

明楼迟早是要跪算盘的【。

上文点此:   (六)

目录点此:    (。・∀・)ノ゙

 

 

 

李熏然记得这个黑衣人——夜探悬镜司那会儿发现他的就是此人——当时,这个覆着半截铁面的人微微一笑便让他心底生寒,直到悬镜司守备力量杀过来后才如梦初醒。

这个黑衣人似乎具有很特殊威慑力。

今日,此人在晚市人潮中行走,若非他主动将自己的气机暴露李熏然恐怕不能发现他,之后当李熏然试图擒拿他时,却有些心惊地发现,若黑衣人加入前日悬镜司的追捕中,自己想要脱走怕是没这么容易——在环境复杂的屋顶之间黑衣人竟穿梭自如,李熏然很多时候只能靠近他一丈这么远。

是以黑衣人争斗中颇有余裕,甚至朝着客栈回廊处的凌远翘了翘嘴角。

李熏然当他是向自己的同伴挑衅,还趁机突进把黑衣人的面具掀了下来。

却不想那铁面不止一层,李熏然揪掉了一面,还有另一张一模一样的好好儿地覆在黑衣人脸上。

“……!”

 

“哈。”

李熏然一时怔楞,黑衣人轻轻笑了一声。

挑衅成功之后他足下运劲,迅速远离了灯火映照的范围。

李熏然莫名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

好像不久前才听过?

 

 

“这个人啊,很可能是从京城就跟过来的——我探悬镜司的时候就是被他揪出来的。”李熏然从廊外跳进来,手指穿过面具的孔洞甩着玩儿,“老凌你没事……哎…?”

凌远听了他的话,面色不豫,一把拿过他揪下来的铁面。

“……”

 

被铁汁灼坏的缺角!

凌远的手都有些颤抖。

果然…果然!

 

——————————

“……哦?买?买东望山?”谭宗明转身,“她没说为什么?”

“汪家姑娘只说了要买地买山这样的话,别的不曾提及。”

“你们就这样回来了?”

老严无奈摇头:“那姑娘非常警觉,我们被她发现了,跟不住,我也没把握制住她。”

“所以她是主动现身的。”谭宗明眯了眯眼,“连你也制她不住?”

“是的。”

 

腾雾海之战后谭宗明与明楼就北方相关事宜通过气,其中包括了汪曼春此人种种。据明楼述,汪曼春对上东瀛人高木时,超常发挥才将对方击杀。

而高木生前见了老严一向是绕道走的,如今老严却说对上汪曼春“没把握”。

这可有些耐琢磨。

……罢了。

明楼一早当着阿诚的面放话说只要汪曼春不作妖便一切随她,阿诚都没说什么,自己也犯不着咸吃萝卜。

 

老严又道:“据我所知,东望山距汪家当年发迹之处极近——汪家的裁冰刀法号称‘天赐’,想来就是从山中掘出的。”

谭宗明哦了一声,心说这姑娘八成指望着再从山中得些机缘。

“那……卖不卖?”

“卖,当然卖。先前我便想这汪芙蕖如此看重汪曼春,她手里必然还有余地——果然。”谭宗明签了一张文书,吹了吹墨迹,“那片地方本是汪家私产,如今落于我手,人主动提交易也算有风度。她愿给金子,我们为什么不要?”

老严仍有些顾虑:“就让她折腾?”

“没记错的话,二十年前的东望山烧起一场猛烈山火,把整座山烧都成了白地,而山火延烧几令周边居民几乎无法立足,早就走得净光了,如今已经俨然一座荒山——不过倒是很肥沃。”谭宗明翘翘嘴角,眉梢有些冷意,“汪曼春还带着个全身瘫痪的汪芙蕖,丧家之犬而已,不足为虑——也算是应了明楼的交代。”

老严稍一咂摸,点了点头。

 

老严把事情应承下来后转身要离开,但是脚步显见有些迟疑。

“怎么,还有事?”

老严又想了想,出口有些犹豫:“其实汪曼春还说了一句话,我觉得…还是告诉你吧。”

“什么话?吞吞吐吐的。”谭宗明停了笔。

“她说,‘要是谭宗明为难,我就找明楼去’。”

闻言谭宗明笔下微顿,然后蘸墨润了润笔继续写。

“我知道了。”

 

——————————

凌远枯坐了整整一晚上——李熏然见他拿到面具之后的表情竟是有些骇然的样子,还不肯说话,放心不下便在一边守着。后来他顶不住趴在桌上,等第二天睡眼惺忪地起来却发现凌远还是那个姿势。

“……”

肯定动过了,要不然自己身上的披风谁给披的?

所以,按照李熏然对凌远的了解,他的状态肯定不像他表现出来的这么糟糕。

唔。

 

当初找凌远求医的时候,赵启平就与明诚翻过凌远的老底——凌远是他师兄,他们的师父乃是北武林名医凌景鸿。

说到凌远身世便有些曲折了。当年凌景鸿闻说东望山上有白泽出没,便动身去寻找那传说中的神兽,巴望着能得一鳞半爪都好以供研究之用都好,哪知却为猛烈山火所阻。大火之后凌景鸿不死心,重新上山想碰碰运气,运气没碰着,却在山火余烬的掩埋中发现了一名四肢皆伤的少年。凌景鸿怜他邻亲尽丧孤苦无依,更喜其于岐黄之术上卓绝天赋,便养在膝下收入门中,乃有今日凌远。

之后凌远的履历非常光鲜却相对单纯,桩桩件件有据可查,虽谈不上知根知底,也远非两眼一抹黑,加之又有赵启平和凌景鸿的医德为保,明诚多方评估,最终才同意把李熏然交给他,让他放手治疗。

但凌远本人就此事的态度却有些微妙,至少初时他是十分谨慎的——李熏然的身份太特殊,凌远一度在可能招致萧景琰和蔺晨的警惕和与云中楼搭上线之间摇摆。不过李熏然的病症着实前所未见,师弟赵启平又总在敲边鼓,一段不短的时间后他才被激起好胜心,全心投入对李熏然的治疗中。

此期间李熏然虽多有浑浑噩噩的状态,但毕竟与凌远朝夕相处,从摇摆到定计都一一看在眼中,故而当明楼和明诚都认同凌远此人“心思深沉”时接触他更多的李熏然有自己的理解:凌远自信强大,固执,倾向于对局面有更高的掌控力。

嘿,和大哥有那么点相像,也难怪他会评价凌远“心思深沉”了。

遗憾的是凌远的层次令他权衡和取舍不一定能得到理解谅解,甚至尘埃落定之后也同样,而他偏偏孤独地坚持着。所以李熏然每每觉得他得多难过啊。

在治疗期间李熏然特别配合,因为他不愿意凌远为难。这份体贴他保持到了现在,并且将在与凌远的相处中贯彻下去——凌远对黑衣人的面具反应这么大,显然这个东西触动到了超出凌远意料的部分,在他试图重新把事情理顺,纳入可以掌握的范畴之前,李熏然无意涉入。

但如果凌远主动对他提及,就恐怕是另一件事了。

 

李熏然给他递了热毛巾,凌远把脸埋进去甚久,久到李熏然开始担心他是不是没法儿把脑袋拔出来的地步之后,他终于开口了。

“那个黑衣人很可能…是我的仇人。”

哦~。

李熏然把毛巾接过来,点头道:“嗯。”

这般回应十分平淡,倒与往日不同。凌远抬眼看他,见他神色沉静,嘴角却有一丝笑意,于是忍不住伸手呼噜了一下他的脑袋:“合着你在这儿等着我呢。”

李熏然笑了笑,没躲。他已然知道自己猜中了:凌远坐了一晚上并非因为忧惧,他在权衡…甚至很有可能在布计。

而凌远居然肯主动对他开口,那说明他已经有决断了——他在向自己求助啊。

 

“是啊。那个黑衣人你似乎认识,但看着他的铁面,你的表情又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所以他是什么角色不难猜。而且刚刚你又说了——仇人。”李熏然摊了摊手,“黑衣人身手非常好,如果他是你的仇人,你想报仇也好自保也罢,在你的交际圈里除了我,恐怕再也找不着能与他抗衡,你又愿意托付的人了。”

凌远认真地看了看他,唇线抿得平苛:“一点儿也不错。”

“你肯向我开口我很高兴,但是有句话我要先说在前面。”李熏然摇摇头,“你不要怪我小人之心。”

凌远点点头:“你说。”

李熏然认真地望着他:“我只能代表我个人回报你对我的信任。”

这话有些委婉但非常好懂:李熏然会帮他,也仅止于“李熏然”会帮他。凌远须得清楚,现如今局势纷乱复杂,不必指望明楼明诚轻易给他什么助益。

 

凌远闻言即笑,也不避讳什么:“我知道。不过,我觉得这事情应该烦扰不到云中楼。”他拍拍李熏然的肩,“谢谢你。”

李熏然抖肩:“欠你的。”

 

 

TBC

 

碎碎念:

私心给凌远加一点点生人勿近的凛冽。略过了李熏然捂石头的阶段,直接跳到高冷精英已经被李熏然捂得可以当面揪脸蛋开玩笑的地步——因为凌远和熏然相处起来不太有负担啊。

任性,嘻。【不会写谈恋爱就大方承认吧……感觉个人经验在BL里完全用不上啊……_(:зゝ∠)_

 

熏然同学在这里虽然不是警察或者捕快,但是设定上保留了洞察力比较高这个特点。

凌远在排行榜里没有名次,是个真.弱鸡,但是已经提过了,李熏然即使发狂了也不能拿他咋地,因为凌远有一千八百多种办法让他根本无法动手……【_(:зゝ∠)_

 

 

《剑歌行》中,赵启平以为明楼对北方有所图才让谭宗明出手的,但是小赵大夫不知道,谭宗明不是池中之物,不可能一辈子为人情所拘,只停留在云中楼——北上其实是谭宗明自己提出来的——明楼希望的是有人能守住北方不被东瀛所侵,谭宗明提出帮他解决掉汪家,但是要自己坐镇北方,明楼答应了。但是明楼知道谭宗明的强大,他也确实相信谭宗明能干掉汪家顶住东瀛,但是拱手把北方让出去什么都不做不是他的风格。

《剑歌行》里也提过荣石始终希望率领荣家回归北方——所以荣石成了明楼的后手,这也是明楼放任许一霖和荣石结交的真正原因。

这件事情可能要很久之后才提到,但是汪曼春已经开始行动了,所以在PS里絮叨一下好了……

我自己写着写着都觉得“艾玛,DB何苦为难DB”……【_(:зゝ∠)_

 

 

下文:  (๑•̀ㅂ•́)و✧

评论(11)
热度(32)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