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楼诚衍生】【武侠AU】隔云望春山(四)

这是个武侠AU嘛,所以官官打架的事情差不多已经完了~

下章凌远和李熏然就要手拖手闯荡江湖【BUSHI】去啦~

 

 本lof目录:(。・∀・)ノ゙

上文:(三)

 

 

 

蔺氏一族在萧氏朝中绝少有人有实际官职,但是因为琅琊阁的缘故,在朝中又确实有影响力。

身为曾经的后党,蔺氏一族在台面下的势力到了静太后称制的这些年达到了顶峰,但在静太后还政后,情况又发生了改变:但蔺氏这一代当家人蔺晨与当今陛下萧景琰是生死过命的交情,关系稳固非比寻常。

趁着这股东风,蔺家人很快开始在朝中展露峥嵘——原刑部侍郎因年迈引退,蔺氏族人蔺漪阳即刻走马上任。

本来这种事情和太医院关系不大,可难搞就难搞在,太医院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太医令凌远大人,前段时间成功把蔺氏一族在太医院中的势力逼了出去,是明明白白的打脸。

之前李睿还对这个事情表示过忧虑,得,这么快就报复回来了,帽子还扣得非常大……

韦天舒快要急死了,因为文书的事情都是他在负责的,他最近惫懒了些,落下了进度,就这么给蔺家人吃了空子。

 

凌远直起腰身:“季大人,你们拿人可有凭证?”

早有人取出了传唤文书呈给季白:“在此。”

凌远只瞧了一眼便摇头:“季大人,我问的是,你们拿我的物证。”

“吏目口供在此。”季白早有准备,又拿出一份文书,签名画押俱在,“我等此来并非拿人,只是传唤,凌大人不妨先随我们走一趟。”

这可不算物证…凌远还要再说些什么,季白却一挥手:“清者自清,凌大人此去不过是配合调查,有误会冤屈,分说明白也就是了。”

李睿也急了,刑部是何等凶险的地方?更别说凌远还得罪过蔺家,现下被刑部新的当家人蔺漪阳拿到把柄,还容得了凌远说话?

他正想开口,却有人抢先一步:“季大人且慢。”

 

季白转头一看,却是个瘦削长脸的:“你是何人?”

“下官谢晗,小小吏正罢了。”谢晗摇头道,“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

“谢大人这是何意?”

“凌大人每日日程清楚明白,在场诸人无一不可为见证,又哪里来的工夫私役丁夫?”

“哦?”

“凌大人食少事繁众人皆知,案牍工夫赶不过进度实乃情有可原。”

李睿捏了一把汗。凌远显然是身体违和,应对状态欠佳,太医院的“战斗力”大削。这个谢晗平时不声不响的,到真有事的时候倒能挺身而出。

就怕季白掐尖。

 

见季白没有斥退他,谢晗抓住机会:“凌大人又御下严肃,有些个惫懒不得力的人,为凌大人批评整肃,难免心中不平。”

季白看了眼凌远,瞧得出他整个人都有些恹恹的,谢晗说他“食少事繁”倒真像那么回事:“谢大人的意思是,那吏目攀诬凌大人?”

“下官不作此说,下官只是为凌大人不平。”谢晗小小耍了个赖,“凌大人堂堂正三品太医令,蔺侍郎不先查了那检举顶头上司的不入流的吏目,反而先索了人,让凌大人自辩,这是作何道理?”

李睿听完这话心下突突直跳。季白也是素有严正令名的,这次他完全不提物证的事情,只一味要拿人,恐怕也是受命于人;谢晗也不提物证的事情,只拿凌远官职身份说事…也是不得已。

端看季白背后那人此番是不是志在必得了,如果不是,时间拖上一拖也是好的。大夫地位特殊,寻常人轻易不愿得罪,凌远对外又惯会做人,在朝中多少有些人脉……

 

李睿心思百转着,只听季白轻笑一声,正要说些什么,便在这时,一个苍老浑浊的声音在院门外响起来:“老头子多年不掌实务,竟不知刑部也管起了拿人?”

黑袍黑帽的老人缓缓踏入院中,身后同样黑衣裹身的小队鱼贯而入。

这下可把所有人都惊着了。

是悬镜司首尊,夏江!

 

一旁的李睿心下不知该喜该忧。

夏江老爷子的身份实在是……太重要,也太特殊了。

当年静太后上位当然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帝党和后党势力明里暗里争斗无数。悬镜司在先帝爷在世的时候就是神鬼辟易的特殊部门,堪称皇帝的“黑手”,是绝对的帝党,但奇怪的是,在帝后相争最激烈之时,悬镜司居然没怎么出手。

也许因为这样,当静皇后成为最终的胜利者做清算的时候没有取缔悬镜司,也没有对悬镜司的职务作调整,夏江得以凭首尊的身份保着悬镜司至今,但是悬镜司自彼时起也几乎处于完全静默的状态。

但是今天夏江老爷子居然出手了!

 

夏江老爷子的声音有些阴恻恻的:“凌远。”

“……下官在。”

“我这里也有一份文书,哈!”老爷子有年纪了,站得却是笔挺,笑声像是钉子一样楔入人耳。他从袖口里取出一个信封,抖了抖,“直指你贪墨——”

“……”

“我却是不信的,但无论如何告到我这里来了,我不能坐视。怎么样,陪老头子聊聊?”夏江慢慢踱步,“季白小子,你去回了你们家蔺小子,就说凌远让老头子我,领走喝茶去了。”

季白瞳孔一缩。

夏江话没讲几句,意思却清清楚楚,悬镜司是要与刑部争人了。

十几年安静之下的第一次出手,悬镜司竟是要向刑部示威!

如果夏江一意要保凌远,悬镜司还真的办得到:先帝爷“一应以悬镜司为先”的意旨从未被静太后废去!

没人知道是什么人或者事情约束着悬镜司十几年,但所有人都知道悬镜司夏江乃是伏虎,只要夏江想,他还是能超然于六部之前。

 

韦天舒不像李睿那般了解朝局,但是他看懂了李睿的绝望表情和季白的为难神色,悬镜司的厉害之处也猜出八九分,当下也知事情大条了。

可是又能如何呢?他看了看嘴唇都有些发白的凌远,心中着急。

却在这时,季白这边一个副手赵寒听得夏江一口一个“小子”,有些沉不住气:“夏大人,传唤文书是我部蔺侍郎先发出来的。”

“……”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过来,季白呵斥不及,夏江移动脚步,朝赵寒方向挪过来。

 

老爷子压迫力太强,刑部好手立刻就有人手一滑,横刀出鞘半寸,刀刃和磨刀石摩擦的特殊声响瞒不过众人。

院中气机陡变。

悬镜司众抽出横刀,因为动作整齐划一所以气势非凡,使得悬镜司一方的压迫力更重了。

“不得放肆!”季白上前一步沉声喝道,却是约束赵寒,“这是夏老爷子。”

 

太医院众眼见矛盾中心转移到了悬镜司和刑部之间,都非常有眼色的收缩着自己的存在感。

夏江年纪大了,眼睑有时候会不受控制,眼下他这副眯着眼睛瞧人的样子……季白只感觉有一条毒蛇在身上爬。

 

“夏春。”

“在!”

“你什么时候能有季大人一半眼色本事,我死也瞑目了。”

“……是!”

 

夏江盯着赵寒,却口出不相关之语。

只有在漩涡中心的几人清楚感到,是上前一步的季白承受了来自于夏江的所有压力,这样才不至于让刑部的几个人动弹不得。

夏江曾经威名赫赫,如今被季白这个小辈在气势上抗衡,故对首徒夏春有此一言。

虽然如此,但悬镜司还是占去了先机。

 

夏江对着赵寒磔磔而笑:“莫说蔺小子先发出了传唤令,即便凌远已经投进你刑部大牢了,我悬镜司要提人,也是一句话的事情——你要不要试试?”

“……”

赵寒惊怒交集,却不敢再轻易出头。

季白度量情势,心知悬镜司出手,今日凌远是丢定了:“既然悬镜司待办公务,我等也无需纠结于此。待我回禀蔺侍郎,再与夏大人协商,如何?”

 

季白已经识相地让步了,夏江自然也见好就收:“此番我只管凌远。”

季白一揖:“明白。只是蔺侍郎手书只传唤了凌远一人,如今我等事务倒也算了结了。”

有赵寒前车之鉴,当下没有人敢再出声。

 

谢晗低头施礼,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睿耳听得这所谓的“贪墨案”只拿凌远一个人开刀,心中又有了一番计较。

韦天舒对这些事情不那么敏感,他只关注着凌远的状态。凌远胃疾发作,今早上肯定没胃口吃东西,连应对季白都有心无力,这会儿又站了这么久……等会儿眼见是要被夏江这个糟老头子提溜走了。

要是自己勤快点儿就没这事儿了!韦天舒悔得想一头撞死。

这可咋办?!

 

也不知道凌远是不是感觉到了韦天舒担忧的目光,他回过身来轻声道:“不用担心,顾好院里。”

韦天舒看着面色格外苍白还有几分摇摇欲坠意思的凌远险些哭出来,又被李睿拽着,不敢也不能上前去。

谢晗突然抬头,喊了一声:“小心!”

 

有了谢晗这一声示警,夏江如鹰般锐利的眼神迅速锁定目标,食中两指挟住了破空而来的铜刀,略一运劲,铜刀顿时化成齑粉!

而接下来又是一把竹刀飞驰而至,夏江对竹刀材料稍有轻忽,只弹指一挥。可竹刀被灌注了袭击者的内力,被绞碎之后四散开来,反而成为笼罩夏江周身的无数暗器!

“哼。”

夏江黑袍一挥,顿成一层气罩笼住周身,却不料附在碎片上的内力刚柔并济,裹挟着碎片击在气罩上不散,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反弹飞溅,杀伤范围数倍加成!

刑部诸人受到波及!

季白眉头一皱,迅速反应过来:“拿住凌远!”

 

刑部诸人迅速反应,还是慢一步!

韦天舒和李睿眼前一花,失去意识的凌远已然出现在院墙上——架着他的是刚才一直都没什么存在感的李熏然! 

一身短打的青年笑得爽朗,一口白牙熠熠有光:“轮得到你们瞎折腾?”

早有悬镜司众架起了小弩,黑色小箭闪着幽绿锋光,朝李熏然袭去!

 

李熏然眠狮出鞘!

真是不知道这小子是如何把三尺青锋藏在手边的……季白眼见李熏然一边拉过凌远一臂环在肩上,不费什么力气般地把身量比他还高的凌远背在了身上,另一手持剑转腕,轻松将十几枚带毒细弩格在剑上。

“……”

臭小子,这些年提升不少嘛。

 

只听眠狮一声特殊的狮啸,弩箭顿时被卸尽力道,垂落在地。

青年眉目舒朗:“哟嗬,有弩?不奉陪了…凌远我就带走了!诸位,后会有期!”

 

TBC

 

碎碎念:

不造吏目待遇如何,所以让谢晗说“不入流”笼统地形容一下。

 

写夏江的时候脑子里全是陈萍萍啊!可惜王永泉老爷子还是正气太足了,要不然夏江这个形象就是我心目中的陈萍萍啊。

呃,话说……有知道陈萍萍的么?

 

艾玛,我把大黄的官职给记错了……改回来改回来【_(:зゝ∠)_

 

 

下文: (๑•̀ㅂ•́)و✧

评论(15)
热度(32)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