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楼诚衍生】【血源诅咒AU】Find me(二十一)

前文:(二十)

目录:(。・∀・)ノ゙


二十一


该如何斩断梦境的循环?

谭赵二人在返回欧顿小教堂的路上定计,如何实施却仍然没有头绪。


折回路上遇见的那个受苦者是一只实力相当不凡的狼人,如果不是谭宗明绕背偷袭,正面遭遇恐怕两人全盛时期联手都讨不到多少便宜。

当赶回欧顿小教堂的时候,赵启平已经做好教堂遭受严重损失的准备了,不过教堂却是一副风平浪静的样子,梁仲春还带着情绪已经基本稳定的一家人来到圆形广场远眺散心。

等赵启平有点不可思议地问及有没有狼人来袭之时,梁仲春想了会儿才说,好像确实是有个受苦者来投奔,但是黎叔根本就没听完他说话就一枪轰断了他的小腿骨,直接用迷迭香喷了对方一头一脸,然后几个猎人趁机一哄而上把现了原型的狼人消灭了。这种事情太多了,梁仲春把这事情回想起来还费了点功夫。

还好黎叔经验丰富啊……赵启平有心为自己的鲁莽过失道个歉,梁仲春却说黎叔扛着步枪矛带队出去例行巡逻了。

……哦。


——————————

从欧顿小教堂旁边那个水池中站起身,赵启平胡乱地擦了擦头发就往自己的房里走。

窗帘没拉,带着点暗红色的月光从窗外倾泻而下,为坐在他床边的那个人勾出一个轮廓鲜明的剪影。谭宗明侧脸的线条冷峻得有如刀削斧凿,令赵启平想起了早期的古希腊雕塑,有一种疏离的神性,肃穆而宁静。

——是冲洗完毕先行返回休息区的谭宗明。

“大哥。”

容颜如雕塑般典雅的那人听到了动静,转过头来看他,扬了扬手中干燥的布巾,平时微微抿着的嘴唇也翘了翘:“就知道你不会擦头发。”

“……”

嘿,下凡了。


赵启平老实地任谭宗明给他打理半湿的头发,没开口讲话。

谭宗明习惯了,拍拍他的脸:“这事儿你不用往身上揽——我没看出他其实是狼人,也有责任。”

“我记得你第一次碰到那个受苦者的时候好像就挺不待见他的。”

“我是单纯厌恶受苦者而已。”谭宗明把明楼记忆中受苦者组织为了私欲昧着良心陷害居民的事情告诉了赵启平,“我本打算就算那人有猫腻,圣堂街也是不惧的——依黎叔本事,小教堂当安全无虞。”

赵启平心说原来如此,难怪先前受苦者狼人身份被揭破时也不见他着急。

他顺着谭宗明的力道半躺在床上:“黎叔确实好本事,听梁仲春形容得如此轻描淡写。”

谭宗明只淡淡地答应了一声,收好布巾,解开赵启平的衬衫扣子,仔细检查着被雅楠血剑刺穿的那个伤口。


月光炽盛,屋里便没点灯,谭宗明又好像有点儿近视,凑得有些近。温热的呼吸打在微凉的皮肤上,赵启平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赵启平忽然感到那个创口处有温热的触感,脑子里小小地嗡了一下,伸手搭在谭宗明肩上,也不知道是推拒还是催促。

谭宗明稍薄的嘴唇很快离开了那个险些要了赵启平命的伤口——它已经完全愈合了,只剩下一点点血色痕斑:“……小混蛋。”

赵启平笑出声,直起身在谭宗明额头上蹭了蹭,很快接上:“大不了以后都给你罩,我不逞强。”

“你这话我能信?”谭宗明拦住想要躺回去的赵启平,继续呼吸相闻,同时伸手摩挲他左肩上那个也被精炼采血瓶治愈了的鞭伤,“当初你明知约瑟夫卡身份有异,还傻乎乎地帮她硬扛一鞭子——我就知道你是哪种人了。我看有下次你还这么干。”

谭宗明带着枪茧的手指在衬衫里寻找着其它愈合了的伤口,有些痒,赵启平不得不伸手按住他作怪的手:“好吧,我承认,你是对的……唔。”


赵启平的后背猛地拍在铺面上。物资有限,充作褥子的垫布不算厚,这一下响动有点大。

谭宗明的吻带着强势的征伐感席卷了赵启平。

这种事情赵启平绝少被动或者示弱,可感受到谭宗明握着他肩膀的手有点抖时,他心软了。

雅楠逼近之时,赵启平有一万条理由可以解释留下谭宗明的原因,却独独不敢说见他受伤便心疼难受,一定要保护好他的心情。赵启平性格外向敢想敢做,但这样的心情却神奇地让他有点难以启齿。所以他什么也没说,把谭宗明留在原地独自对抗雅楠,为他争取全身而退的时机,全然没想自己的后果如何。

也全然没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

……一直冷静压抑着的情绪,就让他稍微宣泄一下吧。


含着对方柔软的唇瓣温存甚久,谭宗明才勉力把心头那点骚动压下去——现在还真没什么条件放纵一把。

松开赵启平的薄唇,谭宗明按着他的肩膀:“你知不知道雅楠至少是次级神级别的怪物?一个人就敢冒冒失失地往她跟前凑?”

赵启平眉眼弯弯:“嗯,我知道。”

还得意了…谭宗明无奈:“小混蛋,你吓着我了知道吗?”

“很抱歉,但我有分寸。”看谭宗明几乎咬牙切齿了,赵启平依然摇摇头,毫无犹疑地直视他。

“要是你的分寸是使用神之冕获取神格以对抗雅楠,我有很大的不同意见。”谭宗明皱眉,“你知道,月魔最渴求的就是你获取完整神格,成为合格宿体。”

“对上精于秘法之道的雅楠,我想我比你优势更大。”赵启平想起了“阿诚”,“至于我使用了神之冕,这是有理由的。”

听他语气谭宗明便知无法说服他:“什么理由?”


“还没与你说呢——就像确有‘明楼’一样,‘阿诚’也是存在的——而且似乎与明楼明镜的这些存在的性质一致。”赵启平道,“为了与他进行交流我使用了神之冕——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恐怕没办法解决雅楠。”不光是倒影之助,阿诚及时的声援也让他不至于心陷绝望。

“什么?你说阿诚是和明楼一样性质的存在?”

“是。如果我没猜错,阿诚似乎曾像我一样被选为宿体,但不知为何他最终成为了只月魔的代言人。”

谭宗明盯住他:“代言人?”

“我在别的梦境见过他,他还帮我修理了武器。梦境中他受到月魔节制,自主权有限,月魔经他之口向我传达了找到明镜女神并终结她的话语…或者说指令。”

“你确定…阿诚和月魔是不同个体?”

“我确定。现在想来月魔的戾气冲天还是很好分辨的,阿诚他…比较温柔。”

“……嗯。”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凝固了半秒的表情忽然觉得有点好笑,但他也不去拆穿。接下来要说的事情让他的语气不无促狭:“他和明楼关系不一般。”

谭宗明很快调整好情绪,有点好奇他语焉不详:“何解?”

赵启平没有立即回答,只轻轻吻在他的眉心,又顺势而下去亲他高挺的鼻梁,手指留在他的发根处,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挠。

“……”刚刚为了谈正事谭宗明已经自我压制过一轮,但赵启平这一下可太要命了,他反射似地回吻过去,然后被赵启平用食指按住唇。

赵启平秀致的眉目优美得像画一样:“就是这样。”

“……”谭宗安静了。

又撩一爪子就跑,用了神之冕找回记忆之后就跟打通了奇经八脉一样。

……小混蛋。


为了避免再被撩拨,谭宗明从赵启平身上翻身下去,眼观鼻鼻观心:“这可有趣了。”

“嗯?”

“虽然我来到雅楠之前的记忆不完整,但大体上可以确认是明楼把我寻来此处成为他的代言人,并帮助他取得明镜的力量——你跟我提过,我是看见了一本日记才起了意识连结雅楠的心思的,想来就是约瑟夫卡的那本日记了,我能得见想必是明楼手笔。明楼一系又显然与月魔积怨很深,是不死不休的程度。阿诚是明楼的爱侣,却成为了明楼死对头的代言人。”

“确实蹊跷。”

“如果你得到的情报准确,那么合理猜测一下,阿诚成为月魔代言人……可能并非出于自愿。”

赵启平有恃无恐地翻身压住他:“你觉得阿诚是突破口吗?”

“不,我们对他的了解太少,他太虚缈了,而且他和月魔的关系不明——和他有过多接触让我觉得危险。”

“那么你的意见是?”

“约瑟夫卡跑了,曼西斯首领也被她杀了,那么我们还剩下一个人选。”

“你是指黎叔?”

“还是你告诉我说,黎叔认识了明楼‘很多次’。”

“这与我们所推测的‘循环’不谋而合。”

谭宗明拉整齐他的衣领,用手指摩挲他的薄唇,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听见大教堂方向一阵震天动地的长啸。

谭宗明分明听得那是一阵兽吼,赵启平却一惊:“约瑟夫卡?”


便在这时,虚掩的房门猛地被撞开了:“阿诚兄弟!出大事了!黎叔派人回来求援,说大教堂那边的桥好像炸…”冲进来的梁仲春眼见两人衣衫不整都滚在一处仿佛下一刻就可以酱酱酿酿了,却有志一同地用枪口对着他,“……塌下来了。”

谭赵对视一眼,收起各自的火器利索起身,默契地开始穿戴装备。

“……”


苗苗妈抱着苗苗在小教堂中心和留守的猎人围在一处,目送着教堂之内实力最为顶尖的两人取了补给匆匆往大教堂而去,跑去通知他们异状的自家老头子反而有点儿失魂落魄地落在后头。

“老梁,怎么了?”

“……”

梁仲春默默地比划了一下,表示一言难尽。


——————————

凌远何许人也,听了方孟韦的话,当即读懂了刚才李熏然为何扯开他的注意力——医技楼那个东西对他对杜见锋,甚至远在救援中心的人都可能有着或大或小的影响力——六院更为丰富的医疗物资这个理由确实没有充分到足以支庞大的运转复杂的救援中心转移到六院。

这种不顾一切想要靠近六院的行为……

假如决策层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医技楼那东西在作乱的结果,那么他再远离医技楼也无济于事——影响力一样可以辐射得到。

那东西的威胁力须得重新评估。


看见凌远有些怔楞的样子,李熏然的心一沉再沉:“老凌你……?”

凌远摆摆手表示情况还在控制之下:“尚可。”然后话锋一转,“熏然,你是怎么发现异状的?你自己不会受到…影响吗?”

当然只有自己不受影响才能发现他人的反常,不过这本身就是一种反常。

李熏然摇头。

他解释不了。

对比在压力中兽化且保持着一定智能的兽化者,一开始就崩溃失智的兽人反而是破坏力最小的,在对比如今这一批相当数目可能受到神秘影响的指挥阶层,更加不可同日而语。李熏然想起了谭宗明,然后发现自己开始能够理解他的一些想法了。


杜见锋当机立断:“方孟韦。” 

方孟韦条件反射地立正:“有!”

“我命令你,即刻接管三四五六队的指挥权。”

“……是!”

“李熏然。”

“到!”

“你知道该怎么做。”

李熏然在轮椅上挺直身体:“是!”

“凌远。”

“……嗯,我知道。”凌远深吸一口气,“我尽量去拖住救援中心转移的步伐——但是我不知道能拖多久。”然后他话锋一转,“我也不保证我如此时的理智多长时间。”

李熏然眉心一沉:“什么意思?”

凌远望了望窗外,漆黑夜色里忽然有月光照沐,但是那月光竟然带着点儿分外不祥的暗红色:“那个东西……好像在呼唤我。”


————————

谭宗明和赵启平越过塌陷的大桥,发现大教堂的铁门变形的很厉害,仿佛是被巨爪撕开了一样。

赵启平发现暗角处有几位受伤的猎人,于是先为他们紧急处理了伤口。

“黎叔呢?”

“黎叔一个人冲进大教堂了!那个圣歌团的女人……不,是野兽!那只野兽也在里面!”

猎人受到惊吓颇多,有些语无伦次,不过谭宗明倒是拼凑出七八分真相来,当即拉着赵启平冲上大教堂前的台阶。


“想来是约瑟夫卡兽化了……你是怎么判断出那声兽吼来自约瑟夫卡的?”

“约瑟夫卡身上的秘法波动非常特殊,对我来说非常好辨认。”

“她本身便实力强横,如今兽化,还可能使用了神之冕……”

“不要想着学我。”赵启平马上驳回,“我保证,如果没有我在场,大哥你在她手下走不了几个来回。”

“……小混蛋,长本事了。”


“吼!——”

又是一声兽吼,但是声音却很是尖利,带着一点女声的质感。

谭赵二人用绞刑木桩砸开了教堂门页之后,便见黎叔一个双手蓄力突刺,直接刺穿了那只伤痕累累的浑身覆盖着雪白长毛的巨兽的前臂。


谭宗明心说山外有山,这么长距离的突刺还能保持这么大的动能…这般实力,难怪黎叔能坐镇欧顿小教堂而滴水不漏。

但是谭宗明还没来得及感叹出口,赵启平已经冲了上去,照着白色巨兽的嶙峋长角砸出一个油瓮,巨兽的角一偏,却刚好叫油瓮砸中了额头。

谭宗明又默了,对赵启平说的“没有我在场你在约瑟夫卡手底下走不了几个来回”这句话有了更深理解——白色巨兽周身有奥术风暴干扰,谭宗明对秘法的理解远远不及赵启平,贸然对上,除了可能无法攻破奥术护甲,还有可能被奥术风暴重创。

赵启平不一样,他的眼睛能够看破奥术风暴的破绽。

啧啧啧。


心里面走了这么一个来回,也不妨碍谭宗明不失时机地击发伊芙琳,带起的火星子马上引燃了巨兽长颈处的毛发。

白色巨兽长吟一声,修长的前爪痛苦地刮地,坚硬逾铁的利爪居然剐蹭起了火花。

这时谭宗明趁它脑袋垂地,掷出一瓶麻痹迷雾。含有水银的精炼药物很快起了作用,白色巨兽的动作开始变得沉重,威胁力大减。


自谭赵二人出现接管战场后便退到一边歇息的黎叔出声了:“曼丽,你冷静些!”


谭赵二人相顾惊异。

曼丽?

不是约瑟夫卡吗?


TBC

 

下文:    (๑•̀ㅂ•́)و✧


碎碎念:

最开始曝光的东哥在《鬼吹灯》里胡八一的带着红色领巾的造型煞到我了……_(:зゝ∠)_,这就是我脑补的猎人明楼的style啊。

皂片~

这就是我心目中的good hunter~




地形记不清了……大铁门应该是在圆形广场那边的,改改吧,没玩过游戏的不影响阅读。_(:зゝ∠)_


#阿梅利亚身边并没有奥术风暴# 

#小赵砸油瓮是对的# #毛多弱火XD#

#麻木雾防回血#


#基友的步枪矛6得飞起# #步枪矛双手蓄力刺得挺远# #伤害很高#

#不过火药桶帮的兵器还是喜欢大炮# #;-)#


评论(5)
热度(15)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