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武侠AU】剑歌行(十三)

写着写着,忽然觉得大黄这个出场有点像黄衫女子,出来闹场子的,233

目录:(。・∀・)ノ゙

上文:(十二)



十三


——北武林,汪家——

“家主,家主!”

汪氏子弟急忙把险些昏厥过去的汪芙蕖扶到了躺椅上,身边一众旁边的富商也好,江湖侠士也好,却不见帮把手,或高声詈骂或窃窃私语,有的还动手把会场给围了起来,拦住了一些想要离场的东瀛人,很是群情激愤。

谭宗明在汪家别居的高层冷眼看着。一切恰如预料——向东瀛人出让东北矿藏和土地的言辞卑媚的文书足够把汪芙蕖推向万劫不复之地,药农声泪俱下的指证不过是在已然倾斜的人心天平上偏重了一次砝码。而把汪芙蕖气得倒仰的还是他发现汪家超过半数的干股已经不在掌握之中了。

明汪两家恩怨曾轰动武林。老楼主明锐东遇害的事情苦于没有证据,但是汪家当年落井下石的事情却是众人皆知,做的实在不地道,江湖中人多有倾向于云中楼的。接下来只要对汪家和云中楼的恩怨稍加利用,轻推一把,大局便能底定。


谭宗明转身离去。

赵启平得了飞鸽传书,说是南武林腾雾海左近或有平民伤亡,他在局势稍微稳定之后便匆匆南下。

……但愿明楼能顺利。


——南武林,腾雾海——

那是什么?!

南田看见半空中的赤色光团光芒刺目,本来已经把整个近海海域冻住的冰块开始从上而下碎裂开来,巨大冰船像是被什么东西切割一般,从龙骨开始溶蚀,远远看去就像是血肉剥落一般血腥可怖。

“原来这才是明楼的杀招。”

南田感觉到身边腾起一阵小小气旋,明诚好像是匆匆赶回来的。她情知此时追究他这段时间托辞养精蓄锐消失去了哪里根本没用,只问道:“你的意思是,现在是明楼占上风?”


明诚点头:“明家史上出过一名声震武林的大铸剑师。”

南田在脑中略一搜索,当即明白过来:“号称双手可熔毁一切材料的…明烛天南?”

“不错。”明诚知道得更细致,“明烛天南也没能修成绝心火心法,但他走了另一条走精准控御真气的路子……便是第一代铸天手了——你也知道,号称无坚不摧。”

“精准控御?精准到什么地步?”

“将激发的真气控制在一条线,甚至一个点上爆发——说起来简单,可明家人丹田中运转的真气是以威力狂暴著称的绝心火。铸天手控制力一流,可以把雷霆万钧之力聚合于细微处激发。”

南田惊异,原来铸天手并不是熔毁一切材料,而是用控御得即为准确的真气去穿透和切割!

藤田肉身修炼得再坚韧,怎么敌得过明楼这个万千剑气加成的人形绞肉机?


“冰船被毁,藤田又经脉缺损,真气存量大大受限,恐怕很快就要折在明楼手里了。”明诚皱起眉头,抬眼看了看南田,“涣神香呢?”

但这倒是合了南田心意,藤田必须死,明楼的结局却只是明诚要头痛的问题。她迎上明诚审视的目光,理直气壮道:“明楼是铸天手,我没有把握接近他。”

明诚眉目一凛:“哦?”

南田道:“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哼。”


虽然知道自己确实不能破解明楼铸天手,但是明诚这一声带点儿轻藐的态度还是让她搂不住火:“难道你就有办法了?”

一缕冰忽然出鞘,让南田瞬间警觉起来:“你想干什么?”

“明楼以铸天手织成剑网困缚藤田,可是剑网毕竟有隙。”明诚转过身去,“剑气坚不可摧,也几近无坚可摧——但明楼却不是。”

南田没有回过神的时候明诚的踪迹便消失了,半空中唯见一抹雪色残影,翩然中又见一道晶莹透亮的细长光芒,不过上下两息,南田就看见一道修长身影出现在赤色剑网下方残余的冰层上。

“……”

好快的身法!

南田可算看见明诚的成名绝技了……

一缕惊鸿影!


——————————

蔺晨蹲在一棵大树的较为粗壮的枝杈之上,枝杈上面的冰层已经被他拍了个干净:“想不到明楼竟是个铸天手。”

黄志雄站在他身边,半晌才开口:“这人不要命了。”

“那可不是。第一个铸天手死得时候才二十八岁——活活累死的。”蔺晨用扇子敲了敲前额,“明烛天南还是只在掌中这么一小块地方催发铸天手神艺,像明楼这种这么大规模的搞法,说不定一收功就完蛋了。哎哎——黄侍郎,你不打算做点什么?明楼没了,太后娘娘还不定怎么发作呢。”

黄志雄摇头道:“我只保证过藤田会死。”


蔺晨啧啧两声不再言语,脑中运转飞快:有什么办法能让明楼停下来?

正是思索间,那团刺目的赤色剑网却自己褪去血色。

“不是吧……明楼这就撑不住了?”

黄志雄凝神:“不,他受伤了。”


——————————

南田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坠落的三人。


藤田扶着明诚的右肩,轰然在沙滩坠下,那些好不容易抽出花朵的紫色低矮植株马上被这一变故毁去大半,徒留细弱的花瓣碎片在空中扬散。

啸饮剑穿透了明诚左胸上的肩颈所在,险之又险地擦过了琵琶骨,透体而出的剑尖刺在藤田心脉往右偏了一寸的地方——是明诚替藤田受了明楼这势大力沉的一剑!


明楼在不远处捂着胸前裂开的伤口起身。他身上除了之前被藤田一刀砍出来深及肋骨的那道伤口之外,周身还有很多细小的血口,嵌插着琉璃样的锋利碎片。将头发收束得一丝不苟的发带被削断了,令他整个人更形狼狈。

他咬牙怒道:“明诚……你怎么敢!”

南田在明楼身边捕捉到了一把犹残存着一小截透亮剑身的剑柄,又想到明诚动手前说“明楼不是无坚可摧的”,顿时大悟:明诚将一缕冰拆解成诸多暗器,在密密匝匝变幻无穷的剑网之中觑破罅隙,攻击了明楼的周身要穴!


藤田震断了啸饮剑,为明诚封住伤口,鲜血即刻从他嘴角溢出。但是明诚却只微抬下颌,开口对藤田讲话:“老师,冰种。”

明诚说话的时候几乎没有与藤田有眼神交流,却把整个后背都交给了他,可见其心所向。藤田在千钧一发之际得明诚相救,又在此关键时刻得奉冰种,当下不再怀疑。他护住明诚受伤的椎骨,开始吸取形态完全的冰种:“好孩子,你且忍忍。”

随着充盈着真冰诀内息精华的冰种源源不绝地流转进入藤田的丹田,多时不曾感受过的自如运转之感开始缓缓回复。不过与冰船的联系被明楼割裂开,相当于法器之身被破坏大半,丹田正是空虚之时。

与他气脉相连的明诚自然知道这点,出声提醒道:“地气。”

藤田惊醒:你明楼可以用地气,我也可以!他同时在心底对明诚赞赏不已。

不愧是当初大为看好的继承人,手段心机不差,实力策略也是可圈可点。

今日事毕,有明诚在,可以功成身退了!


明楼眼见藤田五指成爪,一击震裂沙滩一处深嵌的礁石开始吸取什么,即刻勉力催动剑阵,一瞬间被激发的第三层剑阵豪光大作。

南田见状提剑攻上,心下也是一片雪亮:不可让明楼阻止藤田吸取那“掺了料”的冰种!


——————————

蔺晨和黄志雄隔得远,听不到海滩处几个人的交谈,但是藤田开始汲取地气他们倒是都看的很清楚。

“啊,我想我知道这虫子是谁给我们的了。”蔺晨又晃了晃手中的琉璃小瓶,“我去把这虫子埋进地脉,黄侍郎不妨去拖一下时间?”


藤田经脉得复,无需再倚仗法器之身,可惜明楼好不容易击破那冰船……感受着藤田逐渐膨胀的冰极功体,黄志雄解了听雨剑:“好。”


——————————

“退下!”

南田洋子志不在败敌,只出了短刃,缠战意味明显。

明楼有些不耐,一旦藤田修复气脉……于是他直接起手,操控着剑阵剑气,想要将南田毙于剑下。

便在这时,他竟发现自己对剑阵的操控好像……失灵了?

不,不是失灵,而是剑阵本身建构出了问题!

……地气!


不远处藤田低哑的嘶叫声传来:“你懂得用地气,我就不懂得吗?”

明楼倒抽一口冷气。能够从地脉中吸取地气为自己所用,这证明藤田的气脉已经恢复了!

一个处于巅峰状态的冰极功体者!

而在这时,明诚也缓过一口气来:被啸饮刺穿的那一剑是贯穿伤,而且没有伤及要害,藤田为他做过紧急处理之后他当即回复战力。


登时,藤田、南田和明诚三人呈掎角之势立于明楼身前,而明楼受伤不轻,内力消耗得几近透支,剑阵赖以维持的地气有半数以上被藤田控制住了。他对这明诚冷笑一声:“真想不到,你竟真的还愿意对这些东瀛人摇尾乞怜。”

明诚摇摇头:“你太自信。”

明楼喝道:“你怎不说自己太贪?!”


藤田依然缓缓吸收着地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先前剑阵的影响,地气从藤田的腕底吸收进入气脉之时,氤氲着一股赤红色的光芒。他听到明楼对明诚的斥责,道:“难道不是你给他的不够么?”

“他的性命难道不是我救的?”

“冰种离体,他天分又极高,待他玄奇真冰诀修业完满,便是我的继承人。整个东瀛乃至你死后的云中楼,都将是他的!”藤田哑声道,“而你视他为仆,他在你手下不过明珠蒙尘而已!你真以为你这所谓的‘救命之恩’能要挟他一辈子?”


南田心头一跳,心说老师说得出就做得到——他真的极为看重明诚。

果然非死不可。

按照计划,明诚身上的赨烟应该随着冰种一起种道藤田身上了,只要赨烟发作……动起手来,发作的速度应该会快一点儿。


明楼似是怒极反笑:“这么说来,我养大他,他反倒是在忍辱负重了?”

南田插言:“明楼主,口舌争锋于你并无助益——若你愿意移交云中楼于我等,今日这场干戈倒是可以免去。”

明楼仿佛听见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果然被激怒,御起残存力量催动剑阵:“我就不该对你们不要脸面的程度有所期待。”


藤田功体回复,底气空前,空手迎上威力打了大折扣的剑阵。

异变陡生!

在藤田运起内劲准备力挫群锋之时,他感觉到一道与众不同的锐利一点折扣不打的朝他袭来!朴实刚健毫无矫饰,与明显已经后劲疲乏的剑阵剑气相比具有更大的威胁性。

更让藤田惊讶的是,这道锐利剑气所凭恃的劲力似乎与他自己的玄奇真冰诀……分外相似。


藤田不得不闪身避走,留得南田明诚直接面对明楼,自己则怒吼一声,硬生生以拳风对上那道冰冷的剑锋。

“铿锵!——”

硬接一剑之后,鲜血从虎口流下来。藤田深感自己虽然已经内力运转自如,可失去大半法器之身后真气存量总是不足,常有气海空虚之感,于是更是疯狂地吸收起赤红色的地气来,同时试图将近海处被明楼毁得差不多的冰船引过来……不过他到底在乎那道截然不同的剑气来处。


“来者何人!”

黄志雄从冰尘之中缓缓现身。

藤田还没来得及打量他,可下一瞬黄志雄便突到他面前:“程咬金。”


TBC


那啥,存稿没了……_(:зゝ∠)_


下文:(๑•̀ㅂ•́)و✧

评论(20)
热度(56)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