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楼诚衍生】【血源诅咒AU】Find me(十九)

目录点这里:(。・∀・)ノ゙

上文点这里:(十八)

短【。

喵的,终于亲上了,太不容易了。硬生生把采血瓶设定为用喝的只是为了这一刻而已……【_(:зゝ∠)_

 

十九

 

干得好啊,真是情操伟大!

谭宗明被奥术锁链捆住,被浓雾困在原地,听着雅楠的尖啸和兵刃交击的声音快气疯了。

把他扔在原地去一个人扛着雅楠还真像是那个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等谭宗明最后挣断奥术锁链的时候,雅楠的啸声几近疯狂。他给仅剩三枚子弹的伊芙琳上膛,循着声音奔了过去。

“轰!——”

遥远的呼唤轰然炸开,所有遮挡视线的浓雾被吹散得一干二净,谭宗明都险些被推得倒退了几步。

围困整个湖泊的浓雾消失了!

 

等他再睁开眼,却见不远处已经没有哭声的摇篮,还有消散中的雅楠。

以及身上插着一把血剑的猎人。

 

不……

 

谭宗明顾不得那架摇篮了,他冲向赵启平,在他倒下来之前把人抱住。

这么多血!

“阿诚…阿诚!……”

血剑失去了雅楠的支撑,血刃很快蒸发,自己掉在了水中。赵启平只来得及笑了一下,心说你还是喊我赵启平比较好,然后一口气没上来,失去了意识。

 

谭宗明眼见他的手臂就这么垂了下去,头一次方寸大乱。

不行,不能慌…冷静!

摸了摸他的脉搏,发现依然在搏动,只是非常虚弱,谭宗明稍稍放心。

采血瓶…采血瓶!

谭宗明在行囊里匆忙地翻找着备用的药品,找到一半忽然想起来自己的药已经全部留在欧顿小教堂了。

“……操。”

当初自己怎么就这么自信?!

……别慌!

谭宗明一边强迫自己平复心情,一边迅速思考还有什么可以依靠的。

“……”

还有…还有约瑟夫卡的采血瓶!

 

当初约瑟夫卡在诊所里送的采血瓶,当初因为看出了它的精炼属性,担忧其有不明作用而不敢轻易使用,也就没给黎叔。

现在可顾不得了。

谭宗明从里衣的口袋里摸出了那支细长的瓶子,掰开封口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都有些抖,瓶口凑到赵启平嘴边却发现他很少能有喝下去的。

……赶紧咽下去啊,小混蛋!

 

谭宗明自己灌了一口,掐着赵启平的下颌,直接给他渡了进去,也不敢一次喂太多,怕他无法咽下反而浪费,也不知道渡了几次一整支采血瓶才空了一半。

按在他的胸口上,谭宗明能明显感觉到心脏的跳动变得有力多了。

有效!

这时候赵启平的牙关已经稍稍松动到能吞咽较多液体了,谭宗明便把剩下的药水都含在口中,继续给他渡。

然而约瑟夫卡的精炼采血瓶实在太给劲了,赵启平很快恢复了意识——他失血那么严重,胸骨还被遥远的呼唤近距离爆炸的冲击波震到有些骨裂,胸腔还被血剑开了一个口子,居然马上就止了血,开放性的伤口也有收紧的趋势。

好像有点脑震荡了……头好晕。

嘴唇上有算不得温和的触感,口腔里还有浓重的血腥味。

赵启平从血色月光中认出了那双眼。

 

是大哥……!

 

赵启平马上反应过来谭宗明是在给自己灌采血瓶。

但这么个方法……

……我去!

 

谭宗明从怀里人的挣扎扭动觉察到人的清醒,从紧贴的胸膛上他感觉到了心脏的挑动频率显然不一般,胸腔的震动也不一般。

谭宗明容不得他挣脱——药水还没喂完呢!——不容分说地按住了他的后脑勺,然后赵启平睁着眼睛,似乎是从肺里挤出了“卧槽”两个字。

 

“……”

等到药水最终都空掉之后,赵启平觉得已经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

谭宗明松开他,好一会儿赵启平才醒神,赶忙自己坐了起来,动作灵活,完全不像是受了重伤的人。谭宗明知道这是采血瓶药效厉害,终于有些放心,但是看见赵启平后退不及的模样又是一阵气闷:“有胆子撩我,有胆子别躲啊。”

赵启平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红了:“……没躲。”

想着往日对方有意亲近,自己有所表示的时候又缩了,怂得不行,谭宗明终于气笑了:“那你羞涩个屁啊!”

“……”

 

赵启平事后回想,觉得谭宗明这手激将实在是玩儿得漂亮,简单而速效——他又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按着谭宗明的肩膀就啃了上去,因为带着气性力道就没控制住,一下把人带倒在水中。

牙磕到嘴唇上了,血腥味又一次弥散在口腔里,但是这次还是除了牙关别的都没有松开。舌头在彼此口腔里你来我往,如同争锋一般互不相让,再度紧贴的胸膛能够感受到彼此分外激越的心脏跳动节奏,心中泛起的却是一致的庆幸:真好,彼此的感觉是一样的。

谭宗明岂是愿意一直接受压制的主儿?趁双唇稍分交换呼吸的当口,他摸到了赵启平的腰,膝盖顶到他腿间,稍一用力就把身形比他纤瘦得多的人翻了过来。

“呃……”

 

相同的痛呼同时发出来——短暂的吻之后,两个人终于被疼痛从忘情中拉了出来,坐起身来,一个捂胸口一个捂肋骨。

谭宗明和赵启平对视一眼,好像才发现自己身上那不容忽视的伤口,又同时笑出声,还不敢笑得太用力,额头碰着额头,眉头虽然皱着却异常满足。

“从来都是我罩别人,今天可是头一次有人坏我规矩。”

赵启平觉得谭宗明肯定是气急了,往日的高冷范儿一点没端着。交换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之后,他一拍谭宗明的腿:“以后有的是你破例的时候。”

 

谭宗明一挑眉,正要说些什么,一阵水花泼溅的声音传过来让他瞬间警觉,伊芙琳即刻抬了起来。

一个身影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方向却不是朝着他们。

赵启平看着那个满身血污的人有点惊讶:“约瑟夫卡?”

 

和狂暴的再诞者一番争斗,约瑟夫卡似乎受伤不轻,但是她一点犹豫没有径直走向了摇篮。

两人硬撑着站了起来,赵启平还没反应过来:“她想拿…神之冕?”

果然,约瑟夫卡从摇篮里捞起了一个铁色的疙瘩,正是神之冕!

“女士!”谭宗明上膛的声音足够响亮,“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对神之冕起心思。”

约瑟夫卡把头扭过来,把赵启平吓了一跳:她的瞳孔融化了!

是血醉猎人之眼!

谭宗明当机立断,一枪轰了出去,约瑟夫卡显然犹有余裕,轻松避开了谭宗明的子弹,这让谭宗明不敢妄动:这边两只伤兵,可不敢招惹沉醉于血的女猎人。

然而约瑟夫卡并没有即刻发难,她拿走了神之冕,不发一言,匆匆地离开了现场。

 

谭宗明和赵启平心里同时真情实感地骂了句操。

他们这是又给人当枪使了!

 

TBC

 

碎碎念:

呜呜呜【。


下文:(๑•̀ㅂ•́)و✧

评论(8)
热度(16)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