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楼诚衍生】【血源诅咒AU】Find me(十七)

目录点这里:(。・∀・)ノ゙

上文点这里:(十六)


遛一遛重生古神,这个怪挺…恶心的【。

揍奶妈 。


十七

 

月换星移的倒错感之后,两个人终于再度回到最初的梦境之中。

一阵血色的光芒均匀地镀在两人身上,看起来血腥无比。阿诚不由得抬头。

万里无云中,一轮巨大的赤色月亮高挂在空中!

 

血月!

 

“嘎!—吼!——”

非人的嘶吼声从主教学楼方向传过来,伴随着黏腻的搅动声和剧烈的爆炸声以及摇撼感,同时还有隐约的铃声。

谭宗明把注意力从血月那边拉回来,一看教学楼顶顿时怒火升腾:“混账东西,曼西斯那群畜生!”

一具由无数尸体以及残破肢体拼凑而成巨大怪物从约瑟夫卡看守的裂缝中挤了出来,正与她战斗!

 

“怎么回事!?”

“曼西斯学派走了一条相当邪恶的路子——他们把无数人的肢体拼凑起来用秘法炼化,妄图以量变堆积成质变,这条被圣歌团利用,联合其他有正义感的研究机构铲除了他们——没想到他们死灰复燃。”谭宗明与他冲向观月台和主教学楼连接的地方,那里有召唤烈火攻击约瑟夫卡的摇铃女妖,“我还说雅楠应有不少普通人剩下才是,不至于所有人都变成野兽或者猎人,黎叔那里不该只有这么少人……原来曼西斯一直在从雅楠劫人炼神!”

阿诚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血月降临,他们成功了?!”

“没有眼睛,炼出来的东西也是行尸而已。我们把摇铃那几个先干掉。”

谭宗明给暗红色短枪的枪膛填涂骨髓灰后开枪射击,阿诚则投掷出涂了毒药的飞刀,六名女妖即刻身死,没了火球术妨碍的约瑟夫卡顿时逆转。

 

阿诚想从教学楼内部登上楼顶,谭宗明却一把拦住了他,拉着他往后退:“躲开!”

正是不明所以间,阿诚只见压力大减约瑟夫卡为手杖涂上了火纸,燃烧着烈焰的鞭子卷住了行尸与据他身体不相符的纤细头颅,着力一甩!

 

我去!

 

阿诚目瞪口呆地看着蠢重的行尸被约瑟夫卡整个从楼顶上生生拽了下来!破碎的带毒血肉和烟尘一起飞溅,要不是他们跑得快,非得大吃苦头不可。

谭宗明反应极快地取出了火焰喷射器,填入水银子弹,三两步抢到前面,把暂时动弹不得的行尸烧得焦黑一片。阿诚仰头看见约瑟夫卡收紧了手杖的机括,直直地从主教学楼顶一跃而下!

高空跳劈!

这一下跳劈杀伤力极大,巨大冲击力直接砸断了行尸的椎骨,然而行尸的行动力仍在!

阿诚头回看见如此暴力的战斗方式,主角还是之前斯斯文文的女医生,正是一下反应不过来,就被行尸的顽强生命力镇住了。

行尸吃痛,仰天狂嚎!身上密密匝匝的肉块层叠绕动,把断裂的骨头修复起来,俨然进入了嗜血狂暴的模式!

 

约瑟夫卡几步跳到谭宗明和阿诚跟前,眼中一片血红。

阿诚只觉得似曾相识:“你吃了兽血药丸!?”

约瑟夫卡一把推开他:“再诞者交给我,你们……去湖中,血月降临,曼西斯召唤的雅楠灵体也要分娩邪神了…你们得找到她,那个邪神身怀神之冕!”

 

谭宗明和阿诚惊讶地忽视一眼,异口同声:“你说什么?!”

 

——————————

杜见锋醒了过来,眼睛都没睁,只心满意足地往身边一搂。

搂空了。

哎?

杜见锋努力地抬起眼皮,只见窗外依旧夜色无边。方孟韦只穿了个睡裤,在窗边不知道在看什么。

 

“看啥呢?”杜见锋把衬衣给方孟韦披上,“睡不着?”

“都跟你似的睡上一整天也得?”方孟韦嫌弃地看他一眼。

“你要是能陪着我,睡三天也行啊。”杜见锋打着哈哈。

“别贫了,你看这月亮。”方孟韦甩开他的手,“不对劲啊。”

杜见锋不依不饶地从身后把他抱实在了才抬头:“这月亮怎么变成红色的了?”

方孟韦低头去拍他的咸猪手,不意看到了他腕子上的表:“你表坏了?”

“不是吧……”杜见锋把表凑近耳畔听了听响动,不多时便确定道,“没坏。”

方孟韦扭头去看墙上的挂钟:

“……真是六点了?”

 

无论是傍晚六点,还是清晨六点,这纯黑的天色,都不对!

 

————————————

阿诚能够感觉到湖中心出现了和主教学楼顶上一般无二的空间裂缝。其实应该是梦境的接口。

霎时大作的狂风让阿诚知道,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要出来了。

 

两人自观月台的亲水楼梯一跃而下,踩在水中犹如踩在实体上。

周围是无边的浓雾。

看起来不解决掉目前的麻烦,谁都别想脱离险境。

 

“我在森林的石碑上见过,‘雅楠’应该是那个森林陵区的主人,是苏美鲁王国覆灭前的最后一任统治者。”

“与雅楠城的得名多半脱不了干系。”谭宗明好像有点心不在焉。

阿诚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这个曼西斯学派真是两手抓两手都硬,炼尸也做,像圣歌团一样为旧神寻找‘被祝福的子宫’也做。”然后他回头看了一眼,“约瑟夫卡顶得住么?”

“她没吃兽血药丸就能一个人扛住六个个摇铃女妖和再诞者,你说呢。”谭宗明终于集中了精神似地,“你现在还能听到月魔的声音么?”

“不能。”阿诚安静了一会儿,“但是我听见了哭声。”

“哪里?”

阿诚寻了个方向慢慢走:“这边。女性的哭声,婴儿的哭声…还有八音盒演奏的摇篮曲。”

“看来,神子已经出生了。”

这时候浓雾开始变淡,两人隐约看见血月的正下方有一架摇篮。

 

谭宗明几步走到了前头,道:“等下我主攻。如果势头不对,你马上回头,如果约瑟夫卡还有救,就和她一起回欧顿小教堂找黎叔——黎叔总有办法的。”

这味道不对啊。

阿诚停住脚步:“哪里就这么悲观了?”

“神子岂有如此简单?”谭宗明转身望着他,“就算神子手无缚鸡之力,‘被祝福的子宫’也绝不是善茬,更别说可能存在的贴身保护的次级神——我们这次要面对的不是末路的神祇,不是拼凑出来的赝品,而可能是真正的、处于巅峰的神祇——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当然明白,我知道你想利用明镜的神格扛住他们。”阿诚迎上他的视线,“但是要我看着你一个人涉险?”戳戳谭宗明的心口,“不可能。”

“……阿诚。”

“不用劝了。”阿诚松开手杖的机括,“大哥,虽说我们一同历险,可一路上几乎都是你在保护我——也该让我承担一些了。”

语气也不重,但是谭宗明知道自己说不动他了。

“往好的方向想,如果我真是月魔选中的宿体,那么他应该不会允许我轻易就死。”阿诚拍拍他的肩笑道,“倒是大哥你,你身怀女神的力量,那个小婴儿应该很讨厌你才对。”

 

谭宗明皱眉:“就不该拖着你。”

阿诚挑眉:“晚了啊。”

 

话语间他们接近了那摇篮。阿诚不敢怠慢,可在水面上无论脚步如何轻,总会荡起圈圈涟漪。

仿佛是感觉到了外界的压力一般,摇篮中婴儿的哭声愈发声嘶力竭,但越是如此,两人心情却越紧张。

“再如何无助,他也是沐浴无数人类鲜血而诞生的邪神之子,或者邪神转生。”

“如果平安长大,那么可能是下一个推动兽灾的幕后黑手……”

做完心理建设,两人眼神一对,同时开枪!

 

“嘭!”——

 

也不知道这个声音更是不是子弹击中目标所发出来的,两人注意到浓雾被忽如其来的大风刮得尽散。

谭宗明奇怪的是这风的风向:从上往下?

然后摇篮处炸开一蓬黑色羽毛,两人就地一滚,迅速远离随着黑羽激射而出的锐利刀锋。

谭宗明站稳身形,明镜之眼让他瞬间确定了来者:“旧神。”

从天而降的旧神!

 

这名神祇足有三人多高,身形高瘦,身体结构类似人类,但是他却有八支手臂,每支手臂上都缠绕着锋利的弯刀,并在后背生有一对黑色的羽翼。他身上裹着紫色的袍子,还挂着有很多银色的坠饰,活像一个异邦修士。等他抬头,本该是面孔所在的黑色兜帽之下却空空如也。

保护着摇篮的手臂和羽翼缓缓张开,八柄闪烁着冰冷寒光的刀锋挑衅般地直指两人。

“我来扛正面,你伺机绕背,他的后背没有盾和甲,应该容易突破。”

“大哥,我比你灵活。”

“不行。你躲得开他的攻击倒好,如果躲不开,他砍一刀你挡不下。”谭宗明把短枪递给阿诚,拆开慈悲之刃,“伊芙琳交给你,打动态目标你比我准……小心!”

 

旧神挪动的速度并不快,但出刀的速度非常快,手臂又能随意伸展,在两人商量战略的时候抽冷子一刀砍了过来。

谭宗明往后跃开,阿诚则往侧边跃开。旧神却捉准了谭宗明,一刀不中即刻补刀。他的手臂又多又长,发动连斩一旦跑不快很容易受伤。不过谭宗明早有防备,直接投掷了一把飞刀,可惜在移动中准头有失,只擦破了旧神的兜帽一角。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攻势阻滞被阿诚抓住了,长鞭连抽,逼得他收敛了挥向谭宗明的刀锋,格挡阿诚的利刃挥击。

机不可失!

趁着旧神应付阿诚,谭宗明一把拽住了他拖地的长袍,着力拉扯破坏了他的平衡,趁他一个踉跄往他瘦削的背脊上砸了一只油瓮,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双刀交擦,一大串火星迸射而出,引燃了旧神的长袍!

火光一度盖过了血月的惨红。

 

烈焰焚身,旧神本该痛得惨嚎,但是这位神祇没有脸也没有发声的器官,仰天呼号的动作伴随着无声无息,周围婴儿的哭声和八音盒的歌声仍在飘荡,听来分外诡异,在痛苦之下八柄弯刀胡乱挥舞,逼退了欲进击的谭宗明和阿诚两人。

“火焰对他起效了——看起来他很疼。”

“注意,他可能要发疯。”

 

被两个凡人所伤,旧神果然动了真火,胸口的部分剧烈起伏着,八支手臂一起朝天挥舞,一双巨大的黑翼抖动着,黑色的羽毛纷纷扬扬。

浓雾忽然又围了起来,不过这次因为夹杂了巨量细微的黑色羽毛,把整个环境都遮蔽得昏暗无比。

“糟糕。”看不见了!

 

但是旧神不一样啊!在看不见的黑雾中他如鱼得水,可伸长收缩的八支手臂趁着两人目不能视开始了不需要章法的疯狂进攻。

太快了!

锐利的刀尖勾破了谭宗明的斗篷,险些切进了外套里,被他反手一刀硬生生格开了。阿诚心说原来这才叫“接下一刀”,没妨碍他趁机抬手给了黑雾中那若隐若现的手臂一枪。

打中了!

但是阿诚完全没有感觉到对方被杀伤力极大的水银子弹击伤的痛苦,两人都是略有疑惑。阿诚电光火石间想通这很可能是对方的化体而非本体,然而旧神也是应变非凡,利用两人这一瞬间的分心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势:就在同一秒钟,另一把弯刀已经从身后袭了过来!

不,是数把弯刀组成了一只刀锋车轮,迅捷无论地碾压了过来!

这一击端的是势大力沉,哪怕只中了一刀也得吃不了兜着走,而说时迟那时快,谭宗明已经把双刀组合成长刃,举刀相抗!

 

“锵、锵、锵!——铿锵!!!”

 

铸造慈悲之刃的材料就算再坚韧,被好几柄坚韧程度不输给它的神兵轮番重击,也不可能完好无损:能够造成威胁的四把弯刀在前三次交击中断裂,最后一把在对格中与慈悲之刃同归于尽了!

慈悲之刃断裂了!

阿诚一鞭子抽开飞到眼前的断刃,抢上前去挡在谭宗明身前防止旧神进招,却惊喜地发现幸运眷顾了他们:断裂的刀刃有两把反弹了,并且直直刺入了旧神的前胸,让他无法补刀!

在旧神又一次的无声嚎叫中,黑雾终于散去。

 

谭宗明错乱着步伐躲开了旧神已经乱了节奏的攻击,冷静地指挥:“绕背,砍他翅膀,不可让他再释出黑雾!”

阿诚趁着旧神委顿于地捂着伤口“痛呼”的时候,敏捷地绕到了他没有任何保护的后背,收紧了长鞭,照着他的翅膀狠狠一锯!

黑翼顿时破碎成万千黑羽!

 

“……哇!”

发出震天哭号的反而是摇篮中的婴儿,与此同时,重伤的旧神朝着摇篮伸出了手,想要抱住那个摇篮,但是涂抹了骨髓灰的水银子弹却在他身后发出恐怖的炸裂声。

十发子弹一发没浪费,全都实打实击在了旧神的脊椎上!

透明的血液洇开在旧神的黑袍上,印出更深的颜色……

 

旧神,灰飞烟灭!

 

TBC

 

 下文:(๑•̀ㅂ•́)و✧

 

碎碎念:

游戏里雅楠城(包括旧雅楠)就是因为大批研究苏美鲁地下城的研究者的集结才形成的聚落,因为对雅楠女王所领导古文明的极大推崇,便用了女王的名字为自己的城镇命名。文里没展开,这里补充一下。

 

未见村亚哈古尔是最恶心的地图没有之一,比禁忌森林还恶心,禁忌森林是容易迷路,未见村是怪恶心,全是尸块,打得痛还带狂暴,Grrrrrr……【手黄再

所以没写未见村地图,把重生古神和奶妈拉到拜伦维斯干掉了。

网上攻略说重生古神(也就是“再诞者”)用捡到的雷锤贴身捅就好了,我自己没试过,当初是手杖擦火纸莽过去的……还好是一周目【_(:зゝ∠)_


评论(4)
热度(11)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