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楼诚衍生】【血源诅咒AU】Find me(十五)

目录点这里:(。・∀・)ノ゙

上文点这里:(十四)

下章再打奶妈吧= =



十五

 

明楼喊他“赵医生”。

“……你喊我什么?”阿诚有一种坏事了的感觉,“我是阿诚啊,大哥。”话到半截阿诚却注意到明楼的瞳孔不同寻常,“大哥,你的眼睛……”阿诚所见明楼的眼瞳和他大姐所凝结的力量分外相似,又想到那位女神曾说把“眼睛”给了明楼,是千般万般不解,“你大姐说……给了你‘眼睛’又是怎么一回事?”

明楼挑眉,笑道:“你一气说了这许多事情,我得一件件回答啊——不过你最好还是先告诉我,刚才你看到了什么。”

阿诚非常惊讶:他果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大哥你……”

明楼安抚他:“别着急,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

 

阿诚觉得明楼有些变了。以往明楼无论何时何地,身上总有一丝难以名状的沉郁之气,而现在这个明楼……

明快一些。

若非明楼手背上那块在森林中被尖锐树枝划过导致的细长伤口在火光之下显得明晃晃地扎眼,阿诚都要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被掉包了。

……

 

等阿诚简明扼要地描述了一番先前的场景,明楼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被吞噬?什么意思?”

阿诚只得老实回答:“就是她的力量消融在血红色的雾气中……我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了。”

明楼安静了好一会儿,可是阿诚依然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什么悲伤的情绪。

 

又过了一阵子,明楼好像整理完思绪了,道:“刚刚我在教学楼天台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观月台上的人,我只知道她对我的情绪有很大影响——她让我很难过,但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为什么。”

阿诚试探着道:“你是指……你大姐?”

明楼抬头看他,却是摇头:“不是我大姐,是明楼的大姐。”

“……?”

 

“明楼”笑道:“我不是明楼啊——我是谭宗明。”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阿诚又蒙圈了。

 

——————————

“明楼”把阿诚拉倒观月台的亲水楼梯上坐下。

阿诚不解:“大哥?”

“啊,你愿意喊我大哥就继续喊吧。”我肯定不亏,谭宗明心说,“一部分‘眼睛’现在在我手上,关于旧神知识和一些往日记忆我记起来不少,很多东西可以推测出来。”

阿诚皱了皱眉,只抓住了他能听懂的部分:“‘旧神知识’?你是指我们之前谈到的‘世界真相’吗?”

“是。”

“那现在理论上你应该已经是一个疯子了。”阿诚皱眉,“你不是特别担心我知道太多也变成一个疯子么?”

谭宗明笑道:“‘眼睛’即为神格,神格在手,即便只是部分神格,我也是有资格触摸真相的。至于你——”他画风一转,“月魔的时间不多了,你的资质是现有选择中最高的,月魔不会允许你疯癫——你了解的旧神知识已经足够,却没有成为血醉猎人就是明证。”

“……”阿诚上来摸摸他的额头,“大哥,你这个样子让我很担心。”

 

谭宗明哭笑不得,自己也抽了支火把点燃了,为这一方昏暗增加了一点光热:“听不懂?那咱从头来——我们之前一直在追查雅楠的兽化惨剧。”

阿诚点头:“结论是治愈教会的实验,以及造神企图。”

“这个结论有些偏差。”谭宗明叹道,“治愈教会的确在利用神血进行实验,但是先前我们以为兽灾是他们无法驾驭神血所造成的灾难后果……”

“难道不是?”阿诚眨眨眼睛,然后迅速意识到谭宗明似乎意有所指,“你的意思是他们是故意的?”

“治愈教会背后那只手确实是这么推动的。”谭宗明看着火焰,“治愈教会是被利用的工具也好,是从头参与到尾的帮凶也好,结果已成——血疗的大规模扩散令雅楠以及周边地区变成了一个厮杀、筛选的修罗场。”

阿诚敏锐地抓住了关键词:“‘筛选’?”

“对,筛选。选出一个身手矫捷,耳聪目明,掌握着世界真相,有资质拥有神格的人。”

“什么?”阿诚有些疑惑,“不是造神,而是散布神血、筛出适合的人?神是筛出来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问题。这恐怕就是一切的缘起了。”谭宗明第二次叹息了,“你还记不记得你在森林墓碑上看见的话?——‘所有的神明都失去了神子,并渴望着替代品’?”

“当然记得。”还被百般劝阻过怎么可能不记得,阿诚腹诽道,然后反应过来,“神没有后代,所以利用了俗世领袖的治愈教会,筛选出一个人来……延续自身?”他耸然一惊,“幕后黑手是一位旧神?!”

谭宗明点头。

绝嗣的神?阿诚很自然地联想到自己脑海里那把声音的主人“月魔”,他似乎被那位女神“不会拥有后代”的话语惹得大发雷霆。而谭宗明刚刚也提及“月魔”,言语间明示他是被月魔所选中的……

阿诚“嚯”的站了起来,一脸WTF:“要延续后代的神是‘月魔’,月魔找到的神子替代品……是我?能够保护我不失智、煽动我释放秘法风暴进行杀戮的神谕也是月魔给予的?!”

“雅楠的失智猎人身上的月亮气味与你身上的月亮气味一样,而月魔对你的影响无需多言——所以我们可以这么推测:月魔这位旧神,为了找到像你这样的宿体,导致了雅楠的灾难。”谭宗明从衣袋里拿出神之冕,道,“我总算知道治愈教会为什么在寻找它了——‘旧神智慧’可以用人类的概念去理解成‘神格’。治愈教会散布神血相当于散布‘世界真相’,合格的、能够一定程度承受‘世界真相’的人拥有‘神格’之后……就是月魔的完美宿体。”

 

阿诚得有好几分钟没说出话来。

谭宗明拍拍他的肩膀:“我们也不是没有优势的——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些,至少你可以尽量避免去获得神格以拖延月魔塑造你的步伐。”

“拖延?”阿诚苦笑,“大哥,拖延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的备选方案。”

“哎,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月魔时间不多了啊,要不然他也不会急着想要寻找宿体。”谭宗明挑眉,“发现了吗,你所得的神谕已经没有‘不可说’的属性了。”

阿诚一怔。确实,以前提及神谕的存在已经是极限了,现在他居然可以把神谕的作用描述出来。

“这说明神谕对你的约束已经变弱了,也就是月魔对你的影响已经减弱了。”

“月魔在衰竭?”阿诚理解了,又摇了摇头,“拖延依然消极,而且变数难料,我们无法保证一定能够拖死他——若果他有别的手段让我得到神格呢?月魔可是神呢。”

谭宗明的嘴唇抿成一字:“所以,拖延的目的不是为了拖垮月魔。”

阿诚眨眨眼睛:“大哥?”

 

“你再回忆一下森林里你看见的记载。”

“‘当血月低垂,被祝福的子宫将诞生神子’?”

“旧神自己无法生育神子,只能求助于人类,进行繁殖仪式以延续自身。苏美鲁人所说的‘被祝福的子宫’云云或许确有其事,或许是繁殖仪式的一种代称,比如说月魔就是寻找宿体以完成转生。”看见他脸色极坏,谭宗明便多说了几句,“繁殖仪式是有条件的,苏美鲁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有血月降临繁殖仪式才能开始,血月的降临一旦受阻,旧神的延续子嗣的仪式便不能进行。”

阿诚皱眉:“然后?”

谭宗明道:“你想想,月魔力量衰竭,不寄身宿体则神格湮灭,但在这节骨眼上,月魔却不惜耗费巨大力量也要消灭另一位旧神明镜——啊,这是女神的真神之名——这一定是有原因的。”

“‘明镜’?真是优美的名字……唔,我是说明镜女神做了什么威胁到血月或者繁殖仪式了?”

“不错。明镜这位神祇的能力是回溯时间,每当血月降临,旧神将要繁殖的时候,她便施展能力将时间回溯到血月降临之前。至于为什么,我不清楚,我所知的是回溯时间阻止血月是明镜这位神祇的使命。月魔想要延续后代,就必须要铲除明镜。”

 

阿诚想起脑中那个声音:“找到她,终结她。”

难怪月魔如此蛊惑和煽动他,原来明镜是一个如此巨大的阻碍。

阿诚忽然有点短路地想,说不定在森林里不会迷路还有月魔在暗中指引呢……咳咳,跑题了。

 

阿诚忽然醒神:“哎?不对,女神已经被月魔吞噬了啊。”他忧心忡忡地望着依然被浓云遮蔽的天际,“血月说不定已经降临了。”

“我们暂时看不到。”谭宗明摊手道,“但是明镜被吞噬之后时间流逝至此,血月一定已经降临了,月魔已经开始了仪式,就等着你使用完三个神之冕之后乖乖上门呢。”

“……哈?!”

“稍安勿躁。”谭宗明有拍了拍他的肩膀,“血月降临之后,明镜本身也可以传续力量了。”

“传给你?”阿诚起了层鸡皮疙瘩。得到了明镜“眼睛”的话可是他自己说的,也就是说自己身边就坐着一个神哎。

“不。”谭宗明摇了摇食指,“是给明楼。”

“你不就是……哎?你说你不是明楼?等会儿等会儿,我有点乱,让我先捋捋。”阿诚抱着脑袋,“我姑且把‘神明不会有子嗣’这句话理解成诅咒……这可以吧?这条诅咒对包括明镜在内的所有旧神都是有作用的。而明镜的使命是回溯时间隐藏血月,也就是保证这条诅咒能够一直生效。至于为什么明镜要延续这条诅咒,原因不明?”

“对。”

“所以月魔对明镜非常仇恨,因为明镜阻止了他延续自身?”

“对。”

“明镜为了保证自己的使命不绝,要把自己回溯时间的能力传承给你……呃,给自己的弟弟明楼?”

“对。”

“对什么对?”阿诚有点抓狂,“你说你不是明楼,那这里头有你什么事儿啊?”你凭什么要掺和到这样的危险之中?

“当然有我的事。”谭宗明转头看他,“明镜遭遇追杀,躲在这个梦境中。然而这个梦境不属于明楼,所以明楼无法进入梦境获得完整的‘眼睛’,无法成为真正的神,也无法进入这个梦境,只能寻求代言人的帮助——也就是我。我们现在要让你尽量避免接触旧神知识和得到神格,争取一段时间来寻找真正的明楼。只要明镜的使命得到延续,等待月魔的,便只有衰竭。”

 

梦境?!

 

阿诚感觉到有一些更深层面的东西被触动了:“打个岔,先把明楼放一边——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身处于……梦境之中?”

“是的,一个与真正雅楠别无二致的梦境,一个神造的厮杀场。”

“……为什么?”

谭宗明终于被问住了:“‘眼睛’只能让我看穿——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阿诚默了。

如果现在自己身处于一个“梦境”属性的环境之中,那么自己与月魔那场邂逅相当于真的发生过——难怪他给自己修好了手杖,在现实中具现了。

哦不,不是现实,而是……另一个梦境。

也就是在那场梦中,那个人,也就是月魔,将神谕赋予自己,所以在自己见到明镜的时候,神谕的作用显现,月魔能够通过自己的身体引爆秘法风暴,吞噬掉明镜。

 

“大哥,这些……都是你获得‘眼睛’之后知道的么?”

“是。”

 

“如果这是梦境,那……真正的我们在哪?”

 

TBC


下文:(๑•̀ㅂ•́)و✧

 

 

碎碎念:

看剧的时候,《伪装者》里明楼肩上的家国担子重逾千钧,几乎没有轻松的时候,《欢乐颂》里的谭宗明虽说也是商业巨子担负一方经济,可总归松快很多。

 

#月之魔物濒临衰竭是编的#

 

PS:说个悲催的事情。

B站有个视频,搬运的是油管上血源游戏中“十大搞笑”之类的场景,其中有一个是和月之魔物干架的场景

月之魔物有强制扣血到1的大招,不及时磕俩采血瓶的话容易被月之魔物补刀撇死

玩家也是倒霉,用血换子弹的时候刚好碰到1血大招

然后直接就一声惨叫╮(╯_╰)╭

视频到这里的时候弹幕笑抽了

我哭了

……因为这事儿我干过_(:зゝ∠)_


评论(4)
热度(11)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