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楼诚衍生】【血源诅咒AU】Find me(十四)

目录点这里:(。・∀・)ノ゙

上文:(十三)


凌远李熏然和杜方出没。

BOSS的名字终于粗线了【。

谭宗明终于醒了嘤嘤嘤。

 

十四

 

明楼比阿诚动作快了很多——等阿诚刚刚跑到观月台的时候,明楼已经和那里的人接触上了。

然后阿诚听着明楼一点不含糊地喊了一声:“大姐!”

what the……?!

 

卧槽。

马上要见家长了,等不了谁支招了,但是真的好捉急。

阿诚方才惊觉自己压根儿没思考过明楼会有亲人,听得明楼毫不含糊地噗通一跪,阿诚还特别秀逗地摸了摸下巴以确保它还在该在的位置上。

不过呢……明楼的亲人?在这种破败的、充斥着怪物的、险恶无比的地方?

阿诚迅速从懵逼中冷静。

不简单呢。

 

阿诚走慢慢上前,不敢靠得太近轻易打扰两人。

扶着明楼肩膀的是一个穿着修身长袍的高挑女子,领子围了一圈深色毛皮,愈发衬得肤色苍白。

阿诚心说这身打扮可不方便动弹——怎么看都不像猎人的装备啊。

不过这不影响她气势非凡——阿诚对她端庄之中带着敛肃的仪态油然而生一种敬畏,硬是从她轻拍明楼面颊的温柔动作中读出了杀伐果决。

真不愧是明楼的姐姐啊。

但是呢,当她说起话来又是另一种气质了——她的语气是出乎意料的爽利泼辣:“明楼呀,你总算来了,这次可叫我好等。”

 

阿诚又有点懵。

哎?这是明楼并非第一次到这里来的意思么?

他迅速觉察出不对劲。明楼在森林中迷路、在拜伦维斯与他共同探索、一起商量行进路线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怎么看都不像是对这块地方有所了解的样子啊!

然后他又发现女子看着明楼的眼神……非常渺远,就像是穿透了明楼这个人,看到了非常遥远的地方一样。

……这不对!

 

阿诚只能看见明楼的背影,看不到表情,但是他本能地觉察到了危机。他很想冲过去把明楼拉过来,但却无法前进半步——他惊恐地注意到明楼那边有秘法能量在疯狂地集结,硬生生把他挤出了一定范围之外,而且聚合的速度极其骇人,什么伊碧塔丝的预兆遥远的呼唤全都不够看,一旦炸开,别说这座观月台,就是整个拜伦维斯,都能被夷为平地!

阿诚卸开手杖:“你放开他!”

 

那名女子终于把注意力分给他:“阿诚?”

阿诚吃惊地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她准确地喊了出来,并第一次对上她的眼睛——那双带着英气的美丽丹凤眼,目光像是能完全穿透他:“不,不可能。”她一挥手,把明楼的身影隐去了,“你怎么可能是阿诚——不过是一具傀儡。”

眼见明楼消失阿诚心急如焚,一时没有注意到女子话语的深意:“大哥!明楼!”

 

不甘心,不甘心!阿诚第一次觉得出自己的力量实在太弱。

竟然无法寸进!

这个念头,如同打开了一个开关。

就在阿诚苦于这种完全被动的情况之时,那带着蛊惑意味的熟悉声音又响起来了,充斥了阿诚整个脑海,煽动性十足。

 

“终结她,终结这漫长的夜晚。”

 

阿诚瞬间如遭雷殛:原来是“她”,不是“他”!

同时,聚合迅速甚至总量上更加庞大的秘法能量开始在自己的身上集结!他睁开眼,视线模糊中看不见明楼的身影,那女子却向自己走来,身后凝结的秘法能量似乎具现化了,闪烁的光芒宛如摘取了漫天繁星。

然而,更像是无数只闪烁着精光的眼睛堆叠在一处。

眼睛?!

阿诚于电光火石间想通了一些关窍:明楼曾言,治愈教会的教士对眼睛有病态的追求;被称为“旧神智慧”的神之冕实际上是十数颗诡秘眼球的聚合体;作为曼西斯早期驻地的拜伦维斯充满了各种装填着眼球的容器,甚至改造人体作为收割眼睛的实验品……一桩桩一件件,无不说明治愈教会对“神”的渴望挂靠在了对“眼睛”的渴求上,或者说,治愈教会已经看破了,神的关键…在于“眼睛”!

阿诚心中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拥有如此之多的“眼睛”,明楼的大姐果然不是人类!

她是一名能够干预天地运行规律的……旧神!

 

想通这一处后,阿诚马上感觉到身体中的那股秘法能量运转变得更加自如强大了。

也更加难以控制了。

太强了!……阿诚的视野中,天地都扭曲在两股能量的交织抗衡之中,非比寻常的摇撼加剧了天塌地陷般的撕裂感。

 

“终结她!”

 

翻滚在脑海中的声音开始带上了命令属性。

阿诚直觉不该如此鲁莽,可避不了一团秘法织就的血雾从他身上弥散开来。他拼命收束秘法的能量,却最终无法控制血雾浸漫,裹住了那人。

是超强的秘法风暴!

 

“果然是你,月魔——终究被你发现了。”那女子分明便是动动指头就能撼天动地的女神,却丝毫没有反击的意思。

这话没头没尾的,阿诚自然听不懂,但他能确定她并不是在对他讲话——他从脑海中那把声音的情绪可以隐约猜到,她所针对的对象应该是自己梦中的那个人。

“月魔”?

什么样的个体有资格面对明楼大姐这种旧神?

当然是另一位旧神。

出于某些还没办法看透的原因,自己只是被利用的媒介!

 

“找到我也于事无补。”女神只叹了口气,“我的‘眼睛’已经给了明楼,你现在就杀死我让血月现世,也无所谓了——而且你所找的傀儡也不是那么听话的样子。”那几乎要穿透阿诚的目光不减锐利,却多少分了一点儿再阿诚本人身上,“你的神格注定湮灭,你,休想延续子嗣!”

 

“终结她!!!”

 

阿诚觉得脑海里那个声音已经开始暴怒了。漫天血雾同时变浓,强大的秘法能量通过他的身体狂泻而出,吞噬着女子身后的星光,让那明亮的光芒伴随着秘法能量的渐弱而迅速淡褪。

同时褪色的还有女子的身形,她的身影慢慢地隐没在血雾中,话语却如同言灵一般:

“你休想如愿,以前不能,现在不能,以后,也绝不可能!”

 

……不该如此!

暴虐的秘法风暴淹没了阿诚的精神,他最终无法再控制那浓烈的血雾……

 

——————————

不知为何,兽化者这一轮的攻势异常坚韧,有生力量几近不绝,锋线就算有火力优势也已经开始有压力,李熏然再也无法再指挥室里坐视,来到了急诊大厅,恰好看见杜见锋稍微歇了口气,换了弹夹又冲了出去。

方孟韦还抓着要帮杜见锋处理伤口的绷带,少见地有些失措,厉声喝道:“杜见锋!你不要命了!?”

杜见锋在移动之中准头大失,打空了手枪才成功击中离锋线最近的一名摇铃女人的手臂。她的铃声一停,大批兽化者瞬间受到影响,动作迟缓了很多。杜见锋一把抓过身边战友的RPG,粗粗瞄准一番之后,一发轰出。

轰隆——!

三发火箭炮同时在渐失优势的一角炸开,兽化者瞬间被清场。小队长至此全灭,兽化者终于开始有所收敛。

 

这三发火箭炮,一发是杜见锋的,一发来自方孟韦身后的李熏然,这第三发……

烟尘尽散,果然是第二批救援队的车队不紧不慢地开进医院门口的停车场,排头一辆车体量颇大,履带碾压过一切狼藉——竟是装甲车。

装甲车顶有个还端着RPG的修长身影:“我仿佛来得很是时候。”

杜见锋一听就知道是后援终于到了,他摸了摸脸上的黑灰大笑道:“Justice rain from above!!!”[*]

方孟韦气急败坏地冲出去,一巴掌把杜见锋拍地上了:“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天降正义!”

李熏然下巴都要掉了:“老凌?!”

 

凌远只在白大褂之外套了件迷彩的冲锋衣,看了看手中的炮筒,笑道:“路上刚学会用。”

 

——————————

等猛烈碰撞的两种秘法力量完全消失之后,阿诚依旧呆立:“……”

那片星光已经被血雾吞噬殆尽,那位女神亦就此消失。

他刚刚…做了什么?!

 

湖面依旧宁静,只是月亮被浓厚的云层遮挡,别说那美丽的波光,就连整个世界都昏暗无比。

阿诚点亮火把,终于在观月台的另一头看见了明楼的身影。刚才两股力量对撞最激烈的时候,明楼的行踪被女神隐藏起来了,现在想来也是在保护他。

一想到那名被吞噬的女神,阿诚难掩心中忐忑。他并无弑神之意,但自己身后的那个名为“月魔”的操纵者确实是通过自己的躯体施放秘法吞噬了她。

该怎么办?

 

“帮我一把。”

居然是明楼的声音。

……还跪着呢。

 

阿诚即刻醒神,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了明楼:“大哥!”

明楼似乎非常疲惫,站都没站起来,把慈悲之刃都搁到了一边:“没事儿,只是动不了了。”他刚想把腿伸直让自己好过一些,冷不防膝盖一阵尖锐的刺痛,上手去揉,“我这膝盖怎么这么疼。”

这……

 

眼见明楼疼得小声抽气,阿诚看得直皱眉,连忙阻止了他不正确的舒缓方式:“不是这么个揉法……哎我来吧。”

阿诚小心摆正明楼的腿,轻轻按揉他膝盖周围的筋腱。过了好一会儿明楼可算活转回来,笑道:“不愧是专业的。”

“……”

笑,还笑,搞毛呢。阿诚从明楼的表情上摸不出他的想法,也不敢贸然开口,咬着下唇不说话。

明楼完全不像是经历了一场空前强烈的秘法碰撞之后幸存下来的样子,也不像是失去了一位亲人之后的态度。

就好像……什么也没经历过一样。

 

“大哥……你不怪我吗?”

明楼挑眉:“赵医生,你说什么?”

 

TBC


下文:(๑•̀ㅂ•́)و✧

 

 

碎碎念:

[*]守望先锋里的角色法老之鹰的大绝喊话,译成“天降正义”XD

 

#明镜顶掉了威廉,也就是顶掉了虚空蜘蛛罗姆#

#为什么让明镜顶?# #来,让我们把罗姆倒过来念一下#

#嘿嘿,冷不?# #好冷#

 

#明镜还顶掉了另一个人,在猎人噩梦里揭晓#

血月出来就打奶妈。


评论(10)
热度(11)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