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楼诚衍生】【血源诅咒AU】Find me(十三)

我终于快写到这个脑洞最开始的缘起了。

艾玛我这两天真勤快【。 


目录点这里:(。・∀・)ノ゙

上文:(十二)


十三

 

听了明楼的解释,阿诚放弃了对苏美鲁王陵墓碑的探索,顺着老头儿的指点一路走过来。

一直到蛇涎石路的尽头,淌过浅溪,明楼和阿诚终于走出诡秘的森林,看见了建筑物:高大的楼房飞檐隅石雕刻装涂极尽奢华,排列却板正到几近苛刻。

看起来很有贵族学堂的闷骚气息——如果无视其鸦雀无声带来的死寂气氛的话。

阿诚看着面前废弃喷泉里被削去小半爿的捧水少女石雕叹道:“像是一所学校。”

“不是像,它就是。”明楼拂开门口牌匾上的灰尘。

 

“拜伦维斯”。

曾经盛极一时,却毁于不知名战火的高级学府。残余的建筑物露出参差不齐的缺口,宛如在黑夜中蛰伏着的怪兽,掩藏在迷宫般的森林之后。

不过这所学府本身也非常像迷宫——楼诚二人停驻在鳞次栉比的楼宇面前,一时无从下手。

 

这时,远处的破碎的地砖开始咯咯作响,有一只头上攒满了大小不一球体的怪物呼啦啦地从旁边破败的昏暗回廊深处冲了过来,速度绝非一路上蠢笨的兽化者可比。阿诚闪避不及挨了一下,立刻怒火升腾,瞬间三记突刺解决了这只怪物。

“你……”明楼被阿诚突然爆发的戾气吓了一跳。

“我没事。”阿诚扶着额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特别生气。”

倒地的怪物赫赫而呼,不多时便死去了,很快阿诚也平静下来。明楼放下警觉:不是阿诚自己,而是这只怪物引起的躁动。

……还好。

 

明楼上前检视尸体,看见这怪物除了从背上支楞出来的几双细长足杆外,四肢显见属于人类,还穿着破旧的病号服,只是头上攒了很多眼球,远看起来像极了一只巨蝇。

阿诚张了张嘴:“实验品……”

“一击致人狂乱——这些实验品被加料了。”明楼熟练地转移话题,“看起来这废弃的学府曾经作为实验室——这种实验品跑出来的地方说不定就是关键所在。左右没有线索,不如踩着它的脚步倒回去找。”

“……好。”

 

——————————

顺着蝇怪冲出来的破损回廊,两人顺利走进了主教学楼。

从破碎的窗户往外看,他们发现本该是密集教学楼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大片湖泊。明亮月光之下,湖面波光粼粼的,十分美丽——主教学楼中部伸出一处观月台,可以直接通往湖心。

值得调查一番。

 

两人正打算从底层上到观月台之时,却发现门是锁着的,而且门锁材质被秘法洗练过,非常坚固,用枪械强行轰开非常有可能导致跳弹。他们不得不开始寻找钥匙。

“这种情况下,应该天降一个看门人,身上正好佩着钥匙的那种。说不定我们可以和他‘商量’一下,等调查完了就把钥匙还他。”明楼摊手道。

阿诚听得这句调笑,正想说些什么反击,忽然……

 

“砰”!

真的有个不知有个是什么的东西从天而降。

“……”

“……”

 

明楼护着阿诚疾退数步,等站定才发现掉下来的好像是……一本书,被割破的纸质外壳和教学楼中华丽的皮书壳堪称格格不入。

阿诚拾起书本,然后望天,并未发现什么异状,便开始翻阅。明楼正想阻止阿诚阅读这特殊的本子,却发现自己也能看见书页上的字迹。

呼……是不是有点草木皆兵了?

 

“某月某日,受苦者报告出现灰血病人。某月某日,灰血病人得到治愈,消耗采血瓶两支……”阿诚念出记录,“这似乎是医疗日志?”

一本日记本?

熟悉感泛上心头,明楼接过本子直接翻过大半册,等看清记载,瞳孔不由得一缩:“某月某日,病情扩散无法控制,教会猎人也开始出现兽化……整个城镇被焚烧殆尽,兽化得到控制。”

“……”

 

两人心头涌起寒意与怒火。烧尽整个市镇换得冷冰冰的“兽化得到控制”几个字,很难不让人想到杀人灭口和毁尸灭迹。

从记载的时间上看说的不是雅楠,也即兽化惨剧之前也曾出现,治愈教会使用了屠城的手段才堪堪压下去。

太残忍。

 

明楼继续直接翻到底,最后可见的记载是这样的:“某月某日,血清注射实验启动,实验体接受注射后身体发生头部膨大变异,存活三个小时。”

“……”异口同声,“约瑟夫卡!”

明楼合上本子,发现手上沾着本子上的血迹。

“这……”

“走,咱上去看看。”

 

——————————

两人越往上走越是心惊:楼梯扶手、书架,还有各种盛满了眼球的容器上布满了利刃切割的新鲜痕迹,地上蜿蜒的血迹愈发清楚浓厚。

明诚拿起一截破碎的椅子腿:“是手杖的刀片抽出来的。”

看来这里发生了一场恶战。

 

战场一直蔓延到顶楼。

们被锁着,暂时进无可进。

倒在一旁的锋利木茬上钩着一截灰色镶金的丝带,明楼取下来看了看,道:“是圣歌团女教士制服身后的飘带。”

“……约瑟夫卡?”

“也许。”

 

便在这时,阿诚忽然拉住明楼:“我感觉到有秘法能量大量聚集……”

“轰——嘭”!

强烈的摇撼把书架上的书本拂落不少,明楼稳了稳身形,认出了从天台传来的这特殊爆炸声:“是‘遥远的呼唤’!”

 

“叛徒!杀我亦是无用!我将忘记一切,卷土重来!”

高喝的嘶哑男性声音从天台传来。楼诚二人对视一眼,明楼果断一刀破坏门锁,踹开了通往阻隔了天台的木门。

明亮月色下,一个时空裂口呼啸着风云闭合了,而他们同时发现了大量血迹的主人——竟是一名头戴牢笼的男子。他死不瞑目,脖颈被锋利的长鞭绕了一圈,被割破的动脉还在汩汩涌出大量鲜血。

旁边背对着他们站着一个人,褡裢破了,身后的两条飘带缺了一条——正是赤足的约瑟夫卡。

 

约瑟夫卡也发现了他们,却不戒备:“啊,是你们。”

她的手上还紧紧握着不停往下滴血的长鞭,面上有些疲惫,显然是刚刚那场恶战的胜利者。

明楼看着地上那具尸体:“同时被圣歌团和曼西斯的人声称为叛徒,约瑟夫卡女士,你的身份真是复杂。”

阿诚小声问道:“曼西斯又是什么?”

约瑟夫卡哑声笑道:“一个曾经辉煌的名字。”

明楼解释:“治愈教会以前的领导团体——与圣歌团是死对头,脑门上最喜欢顶个笼子。拜伦维斯就是他们曾经的驻地,我还以为曼西斯教会已经被圣歌团肃清了,没想到还有人苟延残喘。”意指约瑟夫卡。

约瑟夫卡漠然道:“无论我是圣歌团还是曼西斯的人,都已经不重要了。”

明楼挑眉,故意道:“哦?女士,你是在表明立场吗?”

 

阿诚的心情却不在这些机锋上,他知道约瑟夫卡体力大量消耗,若不肯吐露真相,擒下之后再行询问可比明楼这种问法少花心思得多:“等等——我可以先问一下你是受何人指使吗?”

“你想知道真相?”

“因为你们不可告人的目的,雅楠几乎跌落深渊——我相信,受难的尚不止雅楠。”阿诚拿出那本日记晃了晃,“你良知仍在,当明白这是罪恶的。”

“哈……”这声叹息如同是从胸腔里漫出来的。约瑟夫卡转过身,在两人警觉之时松开了鞭子:“我知道,我知道……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合该受到诅咒。”

有戏,好像可以不用打。

 

“想要真相?你们不如自己去看。”约瑟夫卡望向观月台,反手抛来一件物事,“拿着。”

是钥匙。

钥匙握柄上的刻花和通往观月台那扇门的装饰画一致。

 

教学楼天台的视野非常开阔,阿诚远望着硕大无朋的雪白月轮,惊觉它与自己梦中那个工场的月轮的相似,又想起那人“终结他”的话语,心下明了自己或将于此得到一个结果。而明楼则顺着约瑟夫卡的目光,往下看见观月台上似乎有一抹纤细的人影。

“……!”明楼捂住了胸口。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突然之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揪住了,一种好像不属于他的悲伤迅速充满了他被揪紧的心脏。

 

“大哥?”阿诚非常惊讶地看着明楼甚至是带着点慌乱地转身离开天台,直接从顶层往下跳,用最快的速度冲下了观月台。

“这里由我守住。”约瑟夫卡抖落长鞭,再度面向那个闭合之后还在微微扭曲着的空间裂口,“你们去月前之湖,解开一切吧。”

 

TBC


下文:(๑•̀ㅂ•́)و✧


 

碎碎念:

把学府改成“拜伦维斯”吧,因为除了【拜尔沃金斯】发现好像还有翻成【拜尔金沃斯】的,好纠结。⊙_⊙

 

【以下内容重口】

拜伦维斯的苍蝇怪,会狂乱你,特别讨厌。

日文版的这怪物叫“瞳の苗床”,翻译过来大概叫“培育眼睛的东西”。

于是想到教学楼里这么多装满了眼睛的瓶瓶罐罐,可能也不全是挖出来的,而有不少是在专门的实验体上长出来的【。

【重口完毕】

 

#其实不想让苍蝇怪出场# #会喷火的萤花才好看啊~!# #←可惜太好杀,体现不出阿诚的帅气!#

#谭宗明得到的日记残本圆上了,来自约瑟夫卡##记载的是旧雅楠#

 

唠点儿别的:

这文里面提到曼西斯只在本节和下节,算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不是重要角色。

总觉得真约瑟夫卡也应该非常厉害,和噩梦之主米克拉什、重生之神单抠也不在话下的那种厉害【。

曼西斯梦魇里可以捡到约瑟夫卡的采血瓶啊,这个很值得说道。我曾经这么脑补的,约瑟夫卡是曼西斯学派的非常重要的研究人员,甚至可能是曼西斯死后在学派中的领导人,但是性格温和不喜争持,被米克拉什拿下,发配到圣歌团做卧底去了。然后在圣歌团遇到同为卧底的的假医生,悲剧了。

为啥说假医生也是卧底?因为提前和假医生开打,可以得到一个有关欧顿的符文XD,所以判断假医生其实是信奉欧顿的。(圣歌团供奉的是星之女儿,日文版的圣歌团原文是“星歌队”) 


评论(4)
热度(12)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