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楼诚衍生】【血源诅咒AU】Find me(十二)

爱手艺老爷在《克苏鲁的呼唤》中说:我们栖身在一个波澜不惊的无知岛屿上。

这一节的楼诚正试图扬帆【。


目录点这里:(。・∀・)ノ゙

上文点这里:(十一)

 

 

十二

 

气氛又开始变得……嗯。

啊,不行不行,得说点儿什么……

 

“大哥,你知道的比我多吧?”阿诚无意识地摩挲着手边的显见是从一些碎裂墓碑上掉下来的碎石块,“你知道了这么多却依然不失智,难道你早就成神了?”

“想什么呢?——我告诉过你,我是乌鸦猎人,誓言确保我不会失智。”

“凭啥?”阿诚皱眉道,“大哥你对谁起誓?谁又得到了你的信仰?能让你永不失智?”

一语惊醒明楼。这……确实不对!

 

见明楼表情不对,阿诚道:“怎么了?”

“你提醒了我。”明楼道,“为什么乌鸦猎人的誓言能够对抗‘世界真相’对理智的侵蚀?”

“对抗?你的誓言与神之冕一样,可以避免失智?”

“我觉得不一样。神之冕能够帮助获取了旧神知识的人拥抱世界真相,但是我觉得我的誓言或许是一种能够匹敌或至排斥‘世界真相’的言灵,甚至‘神谕’。”

阿诚反应迅速:“如此强悍……大哥的意思是,乌鸦猎人的誓言可能来自于‘神’?你们很可能得到了一位旧神的庇护?”

明楼叹气:“这算庇护?”

“知道太多会疯掉,不让你疯掉肯定算保护啊。”

明楼若有所思。

 

“啊……要不干脆我也起誓好了。”阿诚抓起手边的石头翻弄着,“我也去作乌鸦猎人,这样不是就不会疯掉了?”

不过想想应该没这么简单,瞧明楼这尊杀神,肯定不是随便练出来的。

 

对方久久不回应,阿诚转头看一眼明楼,却被对方肃然凝眉的表情吓了一跳,以为他真的在考虑,连忙解释:“呃……我开玩笑的,我只想把隐身于治愈教会的幕后黑手揪出来,不想杀人。”

“乌鸦猎人的誓言只有在生死之间才能流转——除非我死,否则你无法从我这里得到誓言的传承。”

阿诚耷拉着头:“那我更不想要了。”

“而且如果不是在生死之间的传承时刻,我的誓言是‘不可说’的。”

如果阿诚有猫耳朵,这会儿肯定“刷拉”一下竖了起来。

 

……不可说?!

 

“不可说?没有办法宣诸口的意思?想说,但就是没办法说出来的那种?”

阿诚的反应太大了,明楼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是。难道你也有……”

阿诚呆滞着点点头。

……是那个梦里的人跟他说的话!

 

明楼直觉阿诚所得到的神谕十分重要,下意识地就想问“是什么”,马上反应过来问也白问。

两人同时被这种“能看不能吃”的感觉弄得有些恼火。

阿诚烦躁地继续翻弄着手中的碎石片,不经意低头看了一眼,却发现上面有行小字:“‘得神明眷顾者,可目视万物而无碍。’”

“理论上是这样的,关于旧神知识越多,能看见的东西就越多——这是什么。”

阿诚听得明楼说话才发现自己把这行字念出来了。他把碎石块递过去,明楼却道:“不用了,我看不见。”

“……啥意思?你看不见上面的字?”

“‘知识识得知识’,你所得旧神知识令你能够看穿更深层次知识,或者真相——这是有关旧神的知识,你看得见上面的字,我却无法得见。”

阿诚换了一种说法:“也即,这些东西对你‘不可见’,但是对我‘可见’?”

“……”

 

明楼隐隐抓住了什么。

自己所得的神谕客观上保证自己不失智,但实质上很有可能是是令自己对旧神知识“不可见”,堵死了自己失智的路。

但是有“不可见”,就会有“可见”。作为一个只接受过一次血疗的新手猎人,而且是不热衷于猎杀的猎人,阿诚旧神知识的累积速度委实快了些……难道这就是阿诚所得神谕的作用?

令他累积旧神知识弄疯他,对施下神谕的神有什么好处?

不,肯定不只这样。

还差一个很关键的东西没能想通。

 

越来越多的谜团压上心头,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儿。

阿诚最终道:“大哥,我们去找约瑟夫卡吧。”

明楼心知纠结此处无益,便也起了身:“肯走了?”

阿诚挠挠头:“现在咱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倒不如找个可能明白这些事情的人问问,说不定还能找到别的神之冕呢。”

明楼笑了笑:“说得对。治愈教会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还想这么安安稳稳地‘造神’?没那么容易。”

 

——————————

“阿诚,你毕竟受着伤,还是少动手为好。”

“大哥你怎么还用这个借口啊?好吧,我把舞台让给你。”

阿诚老老实实地退到一边专门撇火焰瓶和飞刀,明楼终于满意了。

 

“不是借口啊。”

 

TBC


下文:(๑•̀ㅂ•́)و✧

 

碎碎念:

阿诚梦里的那个人所说的话是“不可说”的“神谕”,所以他就是洗剪吹附体的代言人,鼓励阿诚去终结猎杀之夜。

也就是去杀虚空蜘蛛。

这一节好短【。

 

终于要走出禁忌森林了嘤嘤嘤。

 

呜呜呜我觉得按照这个走向没法儿开车了……_(:зゝ∠)_


评论(4)
热度(9)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