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楼诚衍生】【血源诅咒AU】Find me(十)

明楼:迷路了……你不要录!

#我怎么扯了这么一整章没营养的东西……_(:зゝ∠)_#

 

这一章的视角有点乱……


目录在这里:(。・∀・)ノ゙

上文点这里:(九)

 

 

人类如何与所谓的“神”对抗?

 

为了追踪约瑟夫卡,楼诚二人进入了弥漫着昏暗迷雾和湿热气息的森林,相当长的一段重复地貌令阿诚的心思不可避免地旁逸斜出。

梦里那个与自己有着相似眼睛的人说的话隐晦之至,醒来后的某些事实却表明他的话开始兑现了。

……由不得阿诚不多想。

不过最后的“找到他,终结他”一语目前为止还未见端倪——终结谁可以终结梦境和夜晚?

阿诚心想,这里的“梦境”恐怕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梦,否则那个人在梦境中为他维护了手杖,怎么能在现实中具象化了呢?……阿诚觉得这一点肯定有所指向,但是他好像一时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总也参不透。

而要终结这无尽的长夜…难道是要他去弑神吗?

 

一个晃神,面前的纠结着大批喽啰的巨蛇抽冷子朝他喷来一口毒血,阿诚闪身避开,正想回敬它一鞭子,却被明楼抢了先。

看着巨蛇顶着脑门子上加了料的利刃缓缓委顿,阿诚吹了声口哨。啊,正义的毒飞刀。

“你有伤,不要轻易出手,躲远些。”明楼又料理了一具被蛇群寄生的行尸,整了整帽子往前走去,走了几步显见阿诚不打算听话就又回头叮嘱,“听大哥的。”

“……约瑟夫卡的药很管用,伤口已经结痂了。”

“那也不行。”明楼现在好像特别计较,“伤口刚结痂就乱动是一个伤号该有的自觉吗?”

“怎么说…我总不能当大哥的累赘吧……哎,哎哎!”阿诚发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伸着爪子伴随着“咕噜咕噜”的异响从昏暗中直直冲了过来,速度比普通敌人快不少,他连忙伸手指了指明楼身后示意,不防一着急扯到了肩膀。

明楼看都没看,反手把短枪架在肩上轰出一记快准狠,来者在一步之遥处应声而跪。

他继续数落阿诚:“瞎说。你看你抬个手都费劲。”紧接着迅速回身把慈悲之刃捅进了敌人的要害,然后又回头叮嘱,“不要逞强,我足够应付。”

“……”

阿诚简直有点儿哭笑不得。

……想不到明楼这么能絮叨。

 

终于,一阵晚风吹起,令雾气散开些许,阿诚一眼看见倒毙在明楼脚边的是一个有点眼熟的大头怪物:“噫?”

仔细查看一番,两人果然发现这家伙与约瑟夫卡诊所中的尸体是同一种东西,而且身上还残留着几片雅楠居民特有的衣饰。

明楼皱了皱眉头:“这恐怕是比较成功的实验品。”

阿诚疑道:“这还不如……大哥快闪!”

 

再度感觉到秘法能量的波动,阿诚及时推了明楼一把。便在此时,一道雪亮光芒裹挟着清脆铃声迅速地由远及近,好几个黑乎乎的东西伸着爪子冲了过来,好像也是实验品,其中有一个在巨大的脑袋上生满了白毛——刚刚那道秘法攻击就是从中喷射出来的。

明楼一把拦住明诚开枪的手,又反手抄过,然后直接扔过去一个油瓮,把那为首的那个大头怪砸得一个趔趄。

接着明楼开出一枪,却没打中怪物。

“……”

还没来得及感叹明楼居然也会失手,阿诚很快就知道他这是故意的——枪弹蹭着了油脂,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几个大头怪在火中几秒钟之内就嗝屁了。

这业务真熟练啊……阿诚心情复杂。

明楼不得不再次给他做心理建设:“你不杀他,他就杀你。”然后指着会从腔子里爆出蛇群的行尸,“死于他们之手,你不定变成什么。”

“……哦。”

唉。

 

明楼转移话题道:“我发现你对秘法攻击特别敏感——伊碧塔丝的预兆,亚弥达拉的奥术风暴,还有刚刚——你几乎都能提前感知,甚至带着我一起躲。”

伊碧塔丝的预兆他听过了,是圣歌团猎人那一招秘法攻击的名字,但是……“什么?什么风暴?”

“阿诚,抓重点。”

这是又不想跟他说嘛?阿诚撇撇嘴:“这算什么,我还觉得大哥你每次跳劈都能砍中要害比较奇怪呢。”

“这没有可比性。”

“怎么没有?许你对敌人要害抓得特别准,还不许我对秘法能量聚集比较敏感?”

“……”

 

虽然带着点儿气性,但是明楼知道阿诚不会随意敷衍他——这个回答令他感觉到了焦虑。

希望这个真的只是阿诚的天赋异禀,而非因为过多地接触到了旧神血液所致。

 

两人又去翻了翻那堆焦尸,发现它们特别健壮。

其实光从他们中有懂得秘法攻击的成员这点就可以看出,这一批肯定是比较高级的“成品”。

“越往森林深处走,圣歌团的实验品恐怕越多。”

“也越‘成功’。”明楼拧眉,一路相似而复杂地形极有迷惑性,“跟紧我。”

 

——————————

明楼还是照顾了阿诚的想法,躲着森林中的兽化居民,也没有特别去找失智猎人的茬。

少不得多转了几圈路。

然而,紧跟着明楼的阿城发现,他俩已经第四次来到风车底下了。

 

等他们再度穿过巨大的风车跳下一处高台的时候,居然看见一个戴着受苦者帽子的人蹲在角落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干嘛。

明楼面无表情,但是阿诚能够感觉到他不高兴了。

实际上明楼对受苦者相当厌恶:他们化装成乞丐潜伏在居民区里作监视工作,评估兽化的情况,号称是兽灾的第一道防线。但是受苦者多有夸大其词只为达成私欲的行为,史上甚至有因为他们的谎报军情导致猎人错误屠城的先例。

就算这人不是受苦者,如此情景如此夜,与诸多尸体同处一地,此人会善类吗?

然阿诚不知此节,他倒是很高兴看见有动作利索神志貌似清醒的人,明楼来不及阻止他上前接触。

“喂!”

“……”

算了。

 

“哇哦!”干瘦的小老头儿闻声被吓得跳了起来,“不要吓我!在这样的夜晚我还以为你们是野兽呢!”

明明你更像野兽不是吗?明楼看了看枯瘦而骨节粗壮小老头儿根本不想说话。

阿诚有些歉疚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不过我们是猎人。”

“猎人吗?太棒了,我得救了!”老头儿也看清了两人的装束,放下警戒心般地双肩垂下,“这夜晚太可怕了,你们知不知道哪里有避难所?”

明楼瞬间有些警觉,不过转念想到欧顿小教堂的防备力量是十数名经验丰富的猎人,在雅楠算是很有效的威慑力,也就没有阻止阿诚继续与之交涉。

 

“告诉你地方你知道走吗?”

小老头一扬下巴:“这片林子我熟得很!”

“你知道怎么穿过这片森林?”

小老头儿有点奇怪地问:“穿过?你的意思是你们想从远的那头出去?”

阿诚点点头:“对。”

小老头往他们身后指了指:“那你们走反了。”

“……”

阿诚发现明楼好像更不高兴了【。

 

————————

阿诚指点完小老头儿去欧顿小教堂后,按照指示往回走了一段儿,再一次穿过废弃居民区,走过没有陷阱的小拱桥,果然远远看见了数不清的蛇涎石,一直蜿蜒往深处去。老头儿原话是跟着石头走,但是他不知道那头有什么。

 

明楼憋着气,阿诚憋着笑。

阿诚表示理解——除了“不行”之外,方向感“不行”也是男人的逆鳞。不过阿诚想笑却是因为明楼这么“生动活泼”的一面可真是太罕见了,简直打开新世界大门。

啊呀呀,明楼被踩了尾巴哎。

 

不过很快阿诚就不想笑了。

这片地区有这里有很多蛇群和行尸——又是被蛇寄生的那种。攻击范围超广,被打中一次的话……一定非常痛。

明楼一路轰飞很多小蛇,心说在这么多敌人的聚集的地区,想要保证阿诚不用动手难度太大,于是就又想绕道了。

绕道啊……唔。

 

阿诚“挺身而出”:“我来。”

明楼有点怀疑地看着他,但是阿诚拉着他就走了:“比起瞎逛,我觉得靠边儿走没错。”

“……”

 

——————————

不得不说方向感这个东西真是太玄妙了,在都不认识路的情况下,阿诚居然非常顺当的走到了怪石嶙峋的山涧边,而且没走过重复的路。

……明楼难得地屈服了。

╮(╯_╰)╭

 

小涧里是被污染的河水,泛着油光,阿诚不愿招惹在下面的食人野猪,小心翼翼地领着明楼在高地行走。

脚下忽然喀拉一声清脆。阿诚以为踩到了陷阱,当即不敢再动,明楼却发现那是一具连同布料都快朽坏了的尸骨,阿诚踩碎的是一整套衣装的面具。

“这种红色麻布……是守墓人。”明楼仔细观察一番,“这种特殊处理过的坚韧布料都朽成了这样,恐怕这人死了有好些年头了。”

“守墓人?”阿诚不解,“这附近有墓穴?”

明楼环顾一番,朝下首一指,道:“看。”

树木掩映之中,一块高大无比的石碑矗立着,若是就近一看,还真以为只是一块高大的纪念碑。

但是他们离得远。

“那是……”

墓碑。

 

趁着又一阵吹开湿热水雾的晚风,阿诚疾走了几步,发现巨大的墓碑不止眼前这一座。

数不清的巨大墓碑,和无数的蛇涎石一道,蜿蜒到不可知的深处。

这片森林其实是一片墓区。

噩兆如阴云压顶。

 

“大哥,来看这里!”

阿诚走了过去,明楼眼睁睁地看着他伸手碰了碰诡异的墓碑石,同时流动着的氤氲雾气好似在他身上沉淀了一般。

“阿诚你别……”碰这些东西。

“这些字迹好像是一些记载?”

 

明楼心里一沉。

他看不见墓碑上有任何字迹。

 

TBC


下文:(๑•̀ㅂ•́)و✧

 

 

碎碎念:

明楼第一次亲眼目睹阿诚涨灵视。

墓碑只有上半截儿有字,而且玩家视角是看不清楚的,所以这所谓的字迹是我为了走剧情编的。

禁忌森林之后就是拜伦维斯了,剧情将在拜伦维斯神展。

之后就是猎人噩梦,在猎人噩梦结束探索完一切的缘起之后,这文就可以差不多完结啦。

 

重头看,这文对非血源玩家真的是太不友好了_(:зゝ∠)_

 

 

#怪物分布有点混乱,一部分是禁忌森林的,一部分是禁忌之森的# #名字这么像# #尼你说宫崎老贼为啥搞这么个幺蛾子#

#整个森林都幺蛾子#

#一定也要他们迷一次路# #←来自一个被虐哭的路痴的怨念#

 

#眷族弱火弱雷弱突刺#

#受苦者导致屠城那个是我瞎编的# #←好像在哪儿听过一嘴# #可以把罗伦城的事儿安给它# #←瞎说的#

#那个装人的野兽我一见他就觉得超级浮夸# #当初果断手贱了【手黄再#

#_(:зゝ∠)_#

#以后每次见到都让假医生收拾他#

 

#墓地守卫者一套的面具有点难拿,让阿诚哥直接碰见全套好了# #_(:зゝ∠)_#

#其实猪差不多是最好对付的敌人了# #讨厌食人猪# #怒掏三百头!#

#没有三基佬#

评论(4)
热度(9)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