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武侠AU】露沾衣(三)

赵启平:那个谁,你过来,我想折腾你一下。


内啥,说个事儿。除非我讲清楚要写CROSS,否则出现的非相关电视剧中角色都只会在台词里出场,撑死了露面讲一两句话,不会成为事件主要角色,因为我觉得那么写了就不太像同人了……

《隔云》里大黄的两位师伯就是霹雳里的苍翠,但是好像没人认识,sad【QWQ

本LOF目录:( ̄▽ ̄)/

上文:(二)




谭宗明倒是没想到,等他把《东云珠英》翻过一遍,又把书中值得商榷的所在研读一二之后,阿诚和赵启平都没有回来。阿诚代行楼主职责,又是带着事情走的,一时顾不上他倒是可以理解,而赵启平也不回来,就值得深究了——他和阿诚关系很好,似乎不可能只是一位单纯的医者。

此时,有一位清秀少年进得房来,见了礼后小心翼翼地为他把银针除去。


谭宗明见他亦是灵秀不凡的模样,问道:“小哥如何称呼?”

少年似乎是没想到谭宗明会与他攀谈,很是有些惊吓,收起银针后过了一会儿才规规矩矩地行礼:“在下只是医座麾下的一名焙药小厮,微贱之躯,不足挂齿。”

“医座?是赵启平?”

少年有些惊讶于谭宗明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直呼其名,虽有赵启平“不用太客气,不用说太多”的交代在在先,也多赔了一层小心,没敢直接开口,只是又躬身行了一礼。


谭宗明见少年模样有些拘谨却没有否认,便知道自己是说对了。

不是楼主,却有尊号在身——云中楼自楼主之下有三尊,虽不明其职司,但可以肯定,明诚必居其一——先前对赵启平虽有所猜测,但要不是看这孩子称赵启平为“医座”,谭宗明还真是不敢确认有些跳脱的赵启平居然也是三尊之一。

不过说到“赵”这个姓氏…也不知道绝世医者“北凌南赵”中的赵孤寒和赵启平有什么关系没有。如果二者真的有关系,当初赵孤寒拜入谭家为客医一年以躲避追杀,倒是可以利用一番。

思及此,谭宗明一哂,又把注意力放回眼前的灵秀少年身上——他直觉这人在赵启平手下并不只是小厮这么简单:“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姓什么?”

少年没奈何,只得恭声道:“小子姓沈,沈剑秋。”

嚯,姓沈的?

谭宗明想了想,道:“沈家堡后人?”

沈剑秋的的腰身低得更低:“……是。”


原来沈家堡果然尚有血裔存世。

当年沈家堡的一个小旁支为了祭炼邪刀杀伤数千人命,汪家便以此为借口,牵头联合明家和南武林荣家等等几个大族欲铲灭沈家。不过明家主张沈家堡只要交出那个旁支血脉的家主便可免去这一遭劫难,汪家却想除掉在自己地盘上不听话的豪族,荣家也想自沈家商路分一杯羹,明家的坚持也就落到了空处,可惜了沈家堡的百年基业。如今云中楼里出现根骨不凡的沈姓少年,想来也知道是明家作手,保得沈家血脉不失,其中的考量是什么,可能性就很多了。


谭宗明笑笑:“沈家堡所遭遇的本就是无妄之灾,本不该就此埋没。小子,你根骨不错,若不出岔子,总是大有可为的。”

只见沈剑秋面色微微一喜,转而白了一白,收拾银针的手指颤了颤,道:“当不得谭先生夸赞——我气脉羸弱,受不得内息锤炼,家传刀谱要在我手中光耀人世,想来是不可能了……”

刀谱?是沈家修罗刀吧。谭宗明听见沈剑秋有些颓丧的语气,笑问:“你是知道自己在刀道上无法登顶,才改在赵启平门下学医学药的?”

沈剑秋心里一动。赵启平除了是云中楼中医者的领衔外,另有不足为外人道的职司,沈剑秋之所以听赵启平节制,大部分倒是为了后者。谭宗明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敢明明白白说沈家堡血案乃是“无妄之灾”的人,沈剑秋少不得有些感激,但是与他攀谈已经是逾越……

沈剑秋尚不敢明言,但也不愿欺瞒,于是折衷地回答道:“大致如此。”

谭宗明知道沈剑秋语带保留,但是能让一个寄人篱下又谨小慎微的少年说到这份上,他自觉已是难得:“不拘泥于家学,这份果断便属少有了——只要有人撑持沈家血脉,谁又能说清将来之事?”

沈剑秋点头道:“云中楼厚意,小子省得。”

谭宗明见他果然顺着自己的话头提及云中楼,便趁机道:“云中楼主知你有心,想必也会欣慰。”

沈剑秋面容一黯:“我不常见楼主,入得楼中来,与医座相处最多。”

谭宗明一笑,轻轻碰了碰自己脸上还有火辣辣感觉的地方,道:“难为你了,你们医座的脾性似乎有些……”

沈剑秋忙道:“不是的,只要不犯大错,医座还是很好打交道的。”

“是么?”谭宗明倒是有些诧异了。

看起来,赵启平在给他处理伤势又喂他吃粥的时候是真的心情非常不好。


沈剑秋见他如有所思,也知道自己该走了,只是看他似乎有结交楼中高层之意——自己在楼中站稳脚跟已是困难,但眼前这人身份似乎不凡,做一样的事情,他比自己容易得多。

……嗯。

谭宗明看出他的去意,勉励道:“鹏举有其时——沈家小子,不要着急,你未来可期。”

沈剑秋指尖轻动,再轻轻将针匣合上,愈发郑重地行礼:“承您吉言了。”

谭宗明抿唇一笑,不再出言。


————

“知道了,你自去休息——对了,百部根,记得一定要用竹刀处置,不可再弄错了。”

与谭宗明多说了这么些话,耗费的时间比单纯除针收针多了不少,沈剑秋定然是要找赵启平交代一二的,只是他颇有心思计较,不会和盘托出就是了。

但是赵启平只淡淡地打发了他,状似不经意。

沈剑秋吃不准他的态度,只得诺诺退了。


等他走远,赵启平才从案牍中抬起头来,把信纸投入特殊信封中封好投入铜管,才长舒一口气。

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他是真头疼。

李熏然剑道天赋卓绝,很得楼诚二人看重,但小孩儿的脑识似乎在幼时受过刺激,自习得内功之后功行不畅便要发疯,疯起来六亲不认,前几天在演武场上绷不住了,当场打伤众多好手,明楼亦在场,却是心软没下重手,最终被惊鸿一剑刺伤,被迫闭关疗伤。明楼伤势不重,但是李熏然这次爆发的状况非常复杂,他自己空有娘亲一身本事传承,亦是对此一筹莫展,着实令人挫败不已。

也不知道阿诚从哪儿得知他还是凌景鸿的小徒儿,竟然动了搭上他的线以联系大师兄凌远的心思,他居然还被劝服了!但是他并不高兴,等阿诚送走了小孩儿才磨磨蹭蹭地写了封信——便是刚刚写好送走的那一封了——以打消那个多心的大师兄骤然接诊之后的疑虑。反正楼中马快,肯定赶得上就是了……

和凌远暗暗较劲这么久,赵启平头一回要对他低头——太削面子了,估计得有个一两年抹不开面和他正式见面。

另外就是这个沈氏遗裔沈剑秋。没要人家刀法,也没要人家的刀,不冷不热地晾着是几个意思?也不知明楼允了他跟自己是什么打算——这小孩儿的心眼有没有一千个也有八百个,先前想跟阿诚没成,又冲着自己来了,说他对云中楼暗部毫无想法赵启平一点也不相信。不过赵启平所知也仅止于此了,阿诚的打算明楼知道,明楼把这烫手山芋扔给自己是什么打算阿诚也肯定知道——就自己不知道他们俩究竟是什么打算。

上了这夫妻店的贼船,果真是分外不好拿捏。

再有就是这个谭宗明了。话说阿诚也真是好运气,出去在地上踅摸一圈居然能捞一个财主回来——如无意外,这个身佩镌着“谭”字金牌,谈吐涵养都不错的人多半是东武林靠东北方位那个隐世豪族谭氏的重要成员。暗部的兄弟曾递回过消息说谭家似有“异动”,楼里还以为谭家想重出了,却没想到谭家是以这种动静进入了云中楼的视线中。阿诚很谨慎,觉得这是机会,并在尽可能的范围内给予了这个人最好的安排——不过这人中的赨心虫之毒很是特殊,必须连吃食也要顾到,所以在操作上必须自己亲自把关。

由云中楼三尊之一亲自照顾,这也算待遇极好,规格很高了,但这个谭宗明是眼光太锐利还是怎么着,居然一睁眼就相中说话更顶事的阿诚了——赵启平绝对不承认这是因为阿诚比他风流倜傥。

把沈家小子扔过去,赵启平承认自己有那么点儿看戏的心情,而事态果然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沈剑秋磨蹭了好一会儿才出来——如果不是谭宗明主动,凭沈剑秋的谨慎程度,断无可能磨蹭这么些时候。

嗯……看起来是谈了点儿什么。

冤有头,债有主。明楼明诚他不敢怎么样,沈剑秋也不好揉捏……

他这就折腾那个谭老板去。


TBC


碎碎念:

同志们,你们知道不?我写同人情绪最亢奋是时候是在写各方不同势力你算计我一下,我算计你一下的时候,根本不用来回想接下来该干些什么,回过神的时候满纸都是“有阴谋”了……啊,爽!


评论(21)
热度(48)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