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源诅咒AU】FIND ME(终章:表彰愿望)

唔,完结。


上文点这里:二十八

目录点这里:\(^o^)/~



二十九 终章:表彰愿望


赵启平发现,身为战士首领的李川奇显然和一般人并不一样,对谭宗明和自己都没有什么畏惧的感觉,也就是说他经受住了一部分“世界真相”的考验,灵视已经高到足够狩猎“神”了。

只不过他虽然确实是猎人,但对猎人和野兽的宿命却无深刻的了解。


“我现在相信你,但已经没什么用了。”李川奇摇摇头,“太迟了。”

——托安迪和谭赵两人的福,他们这些老弱残兵在追赶李川奇的路上一帆风顺,并没有兽化者和疯狂者敢冲上来触霉头,敢冲上来的蠢货也只能孤零零地单打独斗,不能对一行人造成威胁。

他们有惊无险追上李川奇。

李川奇对谭宗明的态度确实已经不像先前那般抵触,但是他依旧不认为谭宗明能够扭转局面。


谭宗明很平静:“你打算和他硬碰硬?”

“还有别的办法吗?”

“沈剑秋收拢防线,难道只是为了防备你吗?”

“不是防备我,难道还是防备你?”

谭宗明只道:“让我来。你领着人,不要迫近,打起来不好收拾,我们也禁不起这番折腾。”

李川奇眯了眯眼睛:“你来?”


这时候赵启平已经走到了六院最外围的野兽包围圈中,但超出李川奇理解范围的是,那些嗜血的野兽居然畏葸不前,不敢对赵启平有所进犯,甚至在赵启平靠得过近的时候退缩了,全然不是之前那种嗜血疯狂的状态,这让所有战士们也惊异不已。

就在彼此都有些措手不及的时候,赵启平顺利通过了李川奇的封锁带,进入了兽群之中。

终于失去了踪迹,再也看不见。


谭宗明强迫自己收回目光:“看见了吗?我可以在没有伤亡的情况下通过兽化带。”

“……”

当然看见了!

如果要阻止赵启平向六院进发就一定会和兽群起冲突,李川奇顿觉自己陷入了遭遇耍弄的境地,想也不想地举起手枪对着谭宗明,身边的军官跟惯了李川奇的也同时上了膛,顿时有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几乎包围了他,还没算远处高地的狙击点:“你们是什么人?!”


凌远包奕凡等人是乘坐着改装过后的跑车来的,原本打算谭宗明和李川奇交涉完之后再下车,但是一件这样的情况纷纷坐不住了,但是一下车却被李川奇授意的战士们围了起来。

“不愧是在压力中维持了理智的人。”谭宗明居然很赞赏李川奇的反应速度,开口道,“不过李市长还是放下枪吧——我们不该内讧,沈剑秋最希望看见的就是这种戏码。”

李川奇如何可能顺从?但是他看着谭宗明的眼睛的时候,居然感觉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压迫力——就像深夜时分,纯黑色夜空中那如有如无的低语。


大功率探照灯的光芒之下,李川奇居然真的缓缓的放下了手。


————

“他们是海。”

“你是孤屿。”


这个声音真是又熟悉又温暖,像极了凌远情动时的带着颤抖尾音的低语,从心里直接渗进去。

蛊惑,煽动。

李熏然的心尖动了一下。凌远的声音太有诱惑力了,他的意识不可抑制地追寻着声音的来处……

然后,停住了。


……这是想搞沉我的船吗?


凌远陷危和军方高层沈剑秋背叛这两桩事情已经给李熏然的心理防线造成了很大破坏,这个声音暗示他孤立无援一点不错,如果再深入一些,他说不定就真的“沉”下去了。

但千不该万不该,这个东西居然用老凌的声音洗脑他让他放弃抵抗,这他妈就……很操蛋了——李熏然至今记得公安部反邪教局发文搞培训时候全局上下的惨状,老凌为了帮他凑报告,把“邪教”的定义和相关处罚条款念过好几遍让他听写,白瞎了那把低沉磁性的声音,简直心理阴影。

那一沓报告还整整齐齐躺在书桌抽屉里呢。

这样就被洗脑了,我不要面子的???

李熏然忽然就清醒了,不容置疑地拒绝了欧顿对他进行进一步灌输:“《刑法》第300条规定: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孙贼,给我一副手铐,信不信我能把你铐进去坐穿牢底?”


李熏然在黑暗中慢慢睁开眼睛,想也不想地把手掌按在沈剑秋扔下的还没燃到一半的香烟上,剧烈的灼痛立刻刺得他挣脱了难以名状的钳制,扶着走廊的墙壁缓缓站起。四围果真没人——沈剑秋在自语“回来了”之后便不知踪影,而且没有将关押起来,这让他有了可趁之机。

杜见锋砸门的巨大声音又从地上传了过来,传到相对封闭的回廊后带起了回响,分外瘆人,可李熏然在细细辨认之下,又发现这次的砸门声非常规律,而且从声音来听似乎还带着点技巧。看来是杜见锋找到门锁的薄弱处了,显见是好多了。

还好没真的疯。


李熏然摸索着墙壁朝医技楼附近那个杜见锋被关押的房间走过去,没有选择去太平间里查看——里面肯定没东西。

不,不是,应该是有东西的,就在那里,只是无法奈何之。

他承认自己有退避之意。

这样看不见碰不到也好,贸然行事的话,搞不好还会被拖进新一轮的洗脑中,杜见锋就差点被搞疯。

“……”

不知道那个东西为什么只能龟缩在太平间里不出来,现在的李熏然只想赶紧脱离这块地方。


“老杜,老杜!”终于脱离了医技楼,李熏然穿过血色月光遍照的废墟,找到杜见锋被秘密关押的房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月亮那不详的血色好像变得淡了一点点。

“李熏然???”门内传来杜见锋不可置信的声音,然后便是更为急切的诉告,“沈剑秋一定有问题!你和孟韦……”

“我知道我知道,那孙子不是东西!……现在咱先一起用力弄断这个门栓把你弄出来……”


口齿清楚多了,于是李熏然稍稍放心——杜见锋果然恢复不少。

然后他眼前一亮。


当挣脱那个酷肖老凌的声音的蛊惑的时候,他就九成确认太平间里的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非常有可能是造成杜见锋异状的罪魁,甚至有可能是海市灾难的源头!

相比于之前疯得彻底或者兽化的那些的人,现在杜见锋居然还能从疯狂的边缘挣扎回来,是说明杜见锋他天赋异禀,或者……

那东西的影响力……减弱了?


————

战士们在黑暗中借着探照灯与残忍嗜血的兽群搏杀了这么久,神经紧张无比,忽然看见一个人摩西分海一般,自兽群中从容踏血而来,第一反应自然是惊恐,当下竟有走火的。

赵启平稍稍一侧身子,闪过了子弹。他的维度和未进化过的普通人毕竟是不同了,没有经过强化的子弹根本奈何不了他。

不过方孟韦下令围杀的手终于是放了下来——最开始的时候,将赵启平从野兽围困中救出的救援队正是方孟韦和杜见锋领衔的,两人算是认识,再加上李熏然反复强调谭赵两人可能身负关键,方孟韦很快就把他认出来了:“是你?”

方孟韦神志清明进退有度,战士们虽然神情疲惫,却依然保有强大的战斗力,是非常可靠的力量。

也难怪谭宗明会放心分道而行。

“……”

但是赵启平还是下意识地觉得,这或许还不是谭宗明在先前的商议中坚持让他先来六院的唯一原因。



“李熏然和杜见锋呢?”

见赵启平在兽群中如入“无人之境”,方孟韦心下对李熏然的坚持多了几分了然,但是听他提及杜见锋,方孟韦又有些犹豫了——杜见锋发疯的事情还不敢对人讲,只留了李熏然和沈司令处理……


正在方孟韦踌躇之时,便听见杜见锋稍有些嘶哑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孟韦!”

“……老杜?!”李熏然扛着杜见锋一拐一瘸的走出来,与往常不同的身形叫方孟韦大吃一惊,“你……”

赵启平立刻钉住了方孟韦身边在蠢动的一个营长,迫使他动弹不得之后,迎上了显然刚刚从兽化恢复的杜见锋:“沈剑秋呢?”

李熏然便知沈剑秋的真面目已经败露:“他走了。”

“什么?!”


————

“你是怎么做到的?”李川奇最终还是没有放下枪——他抵抗了谭宗明的言灵,“你躺了这么久,难道真是在梦中有奇遇?”

……还真是梦中。


谭宗明有些意外,李川奇的灵视已经高到能够抗拒自己身上的明镜之眼了,是素质非常高的猎人——难怪他虽然不怎么认同自己的做法,却始终对清理和猎杀野兽的行动给予支持。看见赵启平已经拨开兽群进入内层,谭宗明把精神转而向李川奇:“算是吧——你要知道现在的重点是结束现如今的困局,比如说,解决沈剑秋身后的操纵者。”

李川奇的目光锐利起来:“居然真的有这种东西?”

“当然……”


这时,一阵奇异的声响从上空发出,众人稍一抬头,便见一道呼啸着风云的裂口从破开他还没有成型的时间乱流出现了!

与亚弥达拉撕开那个噩梦境的方法如出一辙。

是欧顿的权能!

但来的却不是欧顿!

任何示警都来不及——只听一声剧烈的炸响,面前几乎被扫清一大片——沈剑秋不能直接使用古神的权能,但是恼怒的古神却不吝于竭尽所能,为了自己的幼子而豁力替代言人开道:沈剑秋破开空间,从战士们还来不及固守的废墟出现——

带着榴弹枪。


“……市长!”


榴弹就是榴弹,还好也只是榴弹,如果是一发RPG轰过来,就不只是扫空这一小片的结果了。

先前对峙,谭宗明已经后退了不少空间,故而受到的波及不算大,但进逼了不少空间的李川奇就被迫代他受过了——榴弹多半用沈剑秋的血处理过,对猎人有额外的杀伤力。李川奇被气浪掀飞,肋骨显见是断了几根,更难办的是密集的爆炸破片……

海市灵视最高的猎人之一,就此丧失战斗力!


谭宗明眯起眼睛。

自从他和赵启平从雅楠回来,衰竭已极的欧顿就注定败亡,沈剑秋行此极端,阵前杀人,或可视作古神的骄傲,容不得幼子的命运落入别人的掌控,一定要代言人勉力施为。

但是……无所谓了。


在阿诚的噩梦境中,明楼没有告诉他为什么放弃了使用明镜的权能回溯时间来隐藏血月,但是谭宗明细细一想,终也想清楚了一些端倪。

明镜在某一次繁殖仪式之前成功施展权能,隐藏了血月,所以雅楠安定了不少时日,但明镜一死,固然她的权能可以得到传承,但是繁殖仪式也不可避免地开始了。雅楠从未见白日景象,正是因为血月的出现以及古神的繁殖仪式的持续,强行击杀古神甚至古神幼子都是强行终止仪式的行为,繁殖仪式一旦无法结束,血月也不会消失,猎杀之夜就会在畸形的时间线中永远持续下去, 困在梦境中的人将永远经历着反复猎杀或者被猎杀的痛苦过程,以完成梦境设立的最初目的,也即选拔古神宿主或者“被祝福的子宫”。

明楼或许看透了这一点,为了真正解救雅楠,选择了牺牲自己和明诚,完成月魔的传承。

走之前自己看见隐约的曦光,想来雅楠漫漫的猎杀长夜即将过去了。

现在轮到海市了。


沈剑秋在此,说明六院已经毫无阻碍,取得明楼武器的赵启平可以轻易抹杀濒临衰竭的欧顿……

属于旧神欧顿的时代必定要结束的。


看着面目有些狰狞的沈剑秋,谭宗明笑了笑:“沈司令,不守着你那快升天的主子,来到这里撒野,是想和我竞争下一位‘无形者’代言人的资格吗?”

沈剑秋眉目一凛。


————

几人回到急诊楼空旷的大厅里,赵启平一边为几人解释来龙去脉,一边为杜见锋仔细检视,最终发现并无大碍。但是……

“杜见锋,你兽化过。”

李熏然和方孟韦一时无言,倒是杜见锋主动承认了。不能不承认,如果不借助兽化的力量他可能没办法破坏禁闭室的门锁,而且他身上还有没消退干净的野兽特征:“我确实感觉到自己失控了一小会儿。”

赵启平默然。

又是兽化中止的例子,看来杜见锋似乎也有秽血族的血统,如果维持着理智的话,是非常强大的猎人。

欧顿确实在挑人,但最后却为谭宗明做了嫁衣——联想到谭宗明在出发前对李熏然并杜方三人很可能是强大猎人的猜测,赵启平已经隐约猜到为什么谭宗明要把他支使到这里来了。


“启平,你……你们有没有带回什么解决这场灾难的方式?”李熏然对他们寄望最大,自然也最着急。

“你说,沈剑秋毫不费力就打开了那个你们一直没办法打开的太平间?”赵启平却没有回答李熏然的问题。

猜测是猜测,他还需要确认某些事情。

“不错,就是医技楼地下一层的那个。你……”刚刚从那个地方逃出来,李熏然自然有些抵触,但是他看得出赵启平有意探寻,“先别去,如果那里真的是那个你所说的想要后代的怪物,你一个人能将之解决吗?”

“如果我不行,那么很可能就没有别人能办到了。”赵启平站起身,带着手电走过去,“你们先别担心,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东西已经奈何不了我了。”

看着赵启平往那古怪的燧发枪填入晶莹的子弹,李熏然急道:“启平你别冲动!”


不,赵启平当然不冲动。

赵启平看起来走得很慢,但是三个人就是追不上他的脚步——从外围突入六院的时候,赵启平也是如此闲适的,但是就是没有人能够追上他的速度。

因为他利用神之冕进化过,所以他看得出谭宗明在他走后,用时空乱流在和李川奇会面的地方构筑了一个小梦境,就像在拜伦维斯明镜对他做的那样,用以隔离。

他是在…保护什么。


赵启平终于来到那个神秘地下室门口的时候,并未见到旁人所言空空如也。

浓厚的血雾,灿烂的星河,无底的深涧。

都在脑子里——这些恐怕都是或者都不是欧顿的本质,因为欧顿是实打实的古神,其本质不能够被残缺的神格持有人所完全理解。不过赵启平只需要知道欧顿是这个房间里的空间本身就可以了。

向黑暗中的未知抬起伊芙琳,他闻到了恐惧的味道——欧顿果真如黎叔所言,在明楼手底下曾经惨亏,连明楼曾经持有过的武器都能惹动其忌惮。更重要的是欧顿确实已经衰竭到不能随意使用操控空间的权能了,现在的赵启平真的能用伊芙琳杀死他。

对方在颤栗的感觉在李熏然和杜方几人靠近的时候变得更为强烈了。

赵启平闭上了眼睛。


杜见锋是强大的秽血族,方孟韦和李熏然是灵视极高的优秀猎人,自己身负部分神格,手中又有明楼的伊芙琳——如此强大的针对力量之下,就算面对深浅难测的沈剑秋也肯定没问题,衰竭的、恐惧的欧顿更是断无幸理。

有秽血族,有不完全神格持有者……谭宗明拖住李川奇,把他支过来,明面上是要收拾这末路的古神,实际上却在促成一个全新的、强大的猎人组织。

如果杀死欧顿就能让海市回复原来的正常状态的话,为什么谭宗明还要做这样的准备?

所以答案是不能。


他又想起明诚支离破碎的警告之言。

血月的猎杀之夜是遭遇古神侵染的世界里梦境轮回的一环,是所有痛苦的发生之所。

而明诚告诉他,梦境不会停息。

夜晚只有新生古神……才能停止!


谭宗明或许已经意识到,被古神盯上的海市恐怕是回不到先前的正常状态了,收拾了一个无形者欧顿,恐怕还会有别的无声者、无色者,海市会像雅楠一样成为一个厮杀场,陷入循环,永无宁日。

杀死未完全成型的古神固然可以视作斩断了循环链条,但是整个梦境的循环也会就此崩溃,陷入死寂,无尽长夜将把海市推入更难脱出的深渊——所以真是很难说清,斩杀了古神和其未出生幼儿的明诚是拯救了旧雅楠,还是把旧雅楠全部毁灭掉了。

明镜已经不在了,权能也即将流失,唯一能维持秩序的只有猎人。

古神不能直接参加游戏,所以梦境必须要有古神的代言人,所以谭宗明在即将失去明镜权能的情况下,还豁力保护了安迪——他先下手为强,以悲悯人类之身,拿到幼体邪神代言人的身份。

所以谭宗明才会让赵启平不要手下留情。


原来如此,所以临走之时,他才会吻得如此温柔。


赵启平走进那个颇受忌惮的太平间。

无论下一个血月的猎杀之夜会在什么时候到来,如今这个猎杀之夜该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害怕吗?”

赵启平往水银子弹里滴进了自己的血,令其杀伤力更足。

“害怕也没用,你必须死。”

脑海中的血雾凝结出一张扭曲的脸,星空闪过霹雳,深渊里传来哀鸣。赵启平想也不想地向虚空击发最后一颗水银子弹,脑海中的异象忽然消失,他根本没让无形者有机会开口。

“你这威胁很可笑。人类早就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单纯了。既然我们知道杀死你的孩子这个夜晚恐怕就过不去了。如果海市会一直因此混乱无序,我们肯定不会消灭他,但是你要想顺遂地完成下一个循环,恐怕也没这么容易。”

血雾和星空平静下来,再无回应。

赵启平吹了吹枪口不存在的烟。

好吧,既然你做下如此选择。



李熏然和杜方两人还是追了上来,心中对这片黑暗的抵触就好像消失了一般。

“启平!”

“你们别担心——孟韦,你有枪吧?”

“当然。”方孟韦取下配枪,“照你们说,那玩意儿看不见摸不着的,枪能好使?”


赵启平没有回答他,拿过方孟韦的手枪,熟练地上了膛,又问了个不太相关的问题:“看过《盗梦空间》吗?”

三人面面相觑,等再看赵启平的时候,却是在手电筒的灯光中看见了指向他们的枪口。


——“各位,梦醒时见。”


————

沈剑秋是欧顿最后的挣扎,但是拥有明楼丰富的猎杀经验的谭宗明还是轻易杀死了他——就像明楼轻易制住了欧顿一样。

旧时代的代言人,没有存在的必要。

无形的音波震天而来,仿佛有洪亮的哭声在天地间传递,血色的月亮似乎受到了震颤。

谭宗明望向改装车,面色苍白安迪似乎是昏睡了过去,但是痛哭的包奕凡还是让谭宗明意识到……

那个年幼的邪神,已经将安迪的生命力消耗殆尽了。


谭宗明如行尸走肉一般来到挚友身侧,不得不坐视挚友身死的事实让他如鲠在喉。

他失魂落魄,以鲜血点染额间,霎时,脑中生出难以名状的音律和色彩,眼中的神采几乎都要失去了。

他脱下身上的大衣,把那个无形的婴儿抱在怀中。

恐怖的火焰以他为中心迅速席卷开来,几乎在转瞬之间,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兽化者,全部都沐浴在了奉以新生的火焰中,消失于悄然中。


谭宗明远望东方。

熹微。


————


尾声


赵启平睁开眼睛,还是头昏不已。

这分明是宿醉的反应。

李熏然和杜方两人不可置信的表情忽然闯进脑海,激得他一跃而起,下意识去摸后腰。

摸了个空。


走到窗边,他见天色明亮,十点多了,窗外可见二三老人遛狗、纳凉谈天。

一些“昨晚上”泡吧的记忆碎片零零碎碎地浮了出来。

对了……昨晚上好像和新认识的朋友赌酒来着。赵启平扶着沙发扶手,按了按山根。

看着公寓里熟悉的一切,赵启平坐了下来,也没管是不是上班的时间过了……

好像做了个很奇怪的梦呢。


不对!


赵启平忽然惊醒。

他按着扶手的动作其实并不是很自然,就像是分分钟要把什么东西拽出来这样。

是手杖。

这个转着腕子按扶手的动作其实让人非常不舒服,但是很有利于操作手杖上的机括——这是无数次战斗之后才养得成的习惯。

而刚才自己那个摸后腰的动作,分明是在确认霰弹枪。

血和火灌进脑海里。


雅楠,古神…谭宗明!


谭宗明!

谭宗明呢???


分明还记得互许后背的信任,倾心之时的心跳,这怎么可能是梦呢?

赵启平恨不得马上就看见谭宗明。

晟煊…对了,晟煊!

如果谭宗明和自己一样在现实中醒过来,这个时间他一定在晟煊公司里面!


赵启平匆匆换了衣服出门,出了小区拦下一辆出租,直接道:“师傅,晟煊公司总部,尽快!”

但是出乎所料,司机师傅却非常迷惑地对他说:“晟煊公司?小伙子,你最好讲个地址噢,阿拉勿晓得哪能走。”

司机显然是海市本地人,普通话讲的还不是很好。但是老海市居然不知道海市巨无霸的晟煊?!

“晟煊啊,那个‘海市大鳄’的谭宗明……”

司机依旧一头雾水:“哪个?勿晓得噢。”

赵启平简直不可思议,还要再讲,而这时候谭宗明卡住李川奇,目送他往六院走的眼神突兀地闪进他脑海里。


如果谭宗明选择了成为无形者的代言人,那么就只可能在梦境中存在,而不可能再在现实中……

赵启平头疼不已。

“……”

……


“啊——!”

赵启平猛地惊醒,又发现自己在办公室里的桌上,好像刚刚是睡着了。

刚才是不是又做梦了?还梦见谭宗明好像……没有了?


手肘被压得有些发麻。

赵启平茫然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钟,唔,快下班了。

他环顾了一下办公室,看见同事因为他在伏案小憩,特地放轻了说话的声音,听见他惊醒还歉意地笑了笑,点头致意。

赵启平又困惑了,他不是……?


赵启平眯了眯眼睛,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错不了,就是这样的情境,这个点儿,会有护士走进门来,告诉他三床的病人忽然发狂了。

这时候,果然有小护士敲开了办公室,赵启平的警觉心立刻崩得紧紧的。

这难道是……一个循环?


赵启平下意识绷紧了神经:“怎么了?”

“瞧你这模样,难道我就不能带点好消息?”看着赵启平如临大敌,护士姑娘笑着说,“是三床那个股骨头置换的醒了,精神头还好,麻药劲儿没过都想起床了,家属也在,非得当面感谢你,你去一个呗。”

这……?

只要不是来报那人在发疯……

不过说起来,手边没有伊芙琳霰弹枪手杖路德维格圣剑神马的,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赵启平呼出老大一口气,拉开了抽屉要取出听诊器:“知道了,等我……”

他的脖子好像被扼住了。

瞬间绝望铺天盖地。


暗红色的伊芙琳和一个铁色的疙瘩,静静地躺在空荡荡的抽屉里。



- END -



碎碎念:


呜呜呜呜哇,写完了QWQ

这个结局真的纠结了很久很久,就是看着太颓了——谭赵两人努力了这么久,结果居然海市虽然结束了这一个血月猎杀之夜,但依然被古神梦境威胁。

最后决定采用的时候一身轻松【。

所以,这篇文为什么叫“FIND ME”呢?


谢谢几位一直看文的小可爱!不用看了就是说你们~


PS:别管我,我现在处于写完了文的不知所言的状态……

评论(4)
热度(25)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