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谭赵】【武侠AU】露沾衣(二)

谭老板这辈子都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说过这么多个省略号。

高深莫测赵启平,看热闹不嫌事大赵启平,选一个吧【。


回头看了一下我发出来的文,有些错别字真是灰常挠头……习惯性把同一个意思换成两种方式讲过,所以有些错字会很神奇……小伙伴们看出来的就戳我一下


本lof目录:(。・∀・)ノ゙

上文:(一)




       三支针下来,过不多时,伤处又舒坦不少,谭宗明便知这年轻大夫确有本事。

       这时谭宗明唯一能动的手被塞进一碗粥——却是赵启平自己拿着勺子。

       他略有些疑惑地看着赵启平就着他的手用勺子搅了搅粥米,然后舀出一勺来递到他嘴边。

       “……”


       谭宗明心情复杂地吃下一口粥:“若是顾及我双手不便,又何必……”

       “粥碗烫,而我的手金贵。”赵启平面不改色,一句话把他堵回去了,“谭老板身罹赨烟,体温偏高,感觉不出来——张嘴。”

       “……”

       烧得有些头昏的谭宗明不能反驳。


       谭氏一族虽是为汪氏所驱,由显入隐,却仍是实力雄厚的世家大族。谭宗明是最有可能带领谭氏中兴的领袖,自上位以来在族中说一不二许多年,颇有些高处不胜寒的意味,已经很久没遇见过这样丝毫没打算给面子的年轻人了。

       也是新鲜。

       嗯…也不知族中有没有得到自己遇袭的消息,又会作何因应。

       烦呐。

       一早知道族中并不是铁板一块,但是敢勾结外人算计自己,还算计成功了,说明里通外人者在族中地位不低。


       心有所叹,谭宗明便不太注意外物了,一碗粥吃得很是安静。食毕,他欲道谢,又听赵启平道:“七分香米三分江米,辅去了核填了山药的赞皇金丝枣,以螺城砂锅盛之,小火慢熬一个时辰。怎么样?”

       谭宗明楞了一会儿,俄而心领神会:“火候恰好,又米绵,枣甜,隐有荷香——荷叶凉血,大夫有心。”

       赵启平闻言,依然是不怎么有诚意地微微一笑:“我整十年没有亲自熬煮过吃食了。这次若非看阿诚的面子,我何必麻烦?”

       其声如雪,仿佛在说“敢说不好吃你就死定了”。


       原来赵启平有些暴躁却是因为这桩事情?谭宗明不免失笑。

       不是没看见赵启平眼中隐藏的锋锐之色减轻不少,但是他话语中提及阿诚,让他不得不更加上心一些:“是阿诚授意……照顾我?”

       “是‘拜托’。”赵启平把针匣挪得离空碗远了些,“阿诚确实重视你,就连你现在住的屋子也是他的书房,因为这间屋子采光最好,而你需要大量阳光抵抗毒素蔓延——如何,谭老板满意了?”


       确实“满意”了。

       不过赵启平一声“谭老板”还是提醒了谭宗明,对方对自己的身份了如指掌,但是自己却对阿诚和赵启平这两个名字有些陌生。

       谭宗明摇头道:“你们助我击退强敌,救得我性命,谭宗明岂敢再有所要求?”

       “也是。”赵启平完全不在意会不会噎到别人。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阿诚’我叫得,楼主叫得,你最好就不要叫了。他不介意,不意味着你这么叫合适。”


       一个“楼主”让谭宗明瞬间警觉起来。

       自己在东武林腹地遇袭,三天时间不可能离开东武林地界。在东武林范围内被称作“楼主”的能有几个?财力雄厚到连流苏边都用奢侈品的楼主又有几个?先前一直计划着要打开云中楼的门路,这下可好,绝处逢生兼歪打正着,大难不死果然有后福。

       阿诚……

       反复咀嚼之下,这个名字终于唤起了谭宗明的记忆。

       不同于上一代楼主明镜几乎掀翻了整个中原武林,这一代的云中楼主低调深隐,深谙韬晦之道,事务多由他人代为出面,神秘得很,所以谭宗明才会苦于如何设法与云中楼主接洽。

       而云中楼主近年来的代言人是……

       “……一缕春冰消,惊鸿照影来。”

       是云中楼之影,明诚!


       知道谭宗明不是一般人,也知道他肯定有所猜测,但是稍一给线索就能即刻理出准确信息……不是个迟钝的。赵启平的目光终于带上一些赞赏之色:“是。阿诚绝艺非凡。”

       得到对方的明确回应,谭宗明到底放心了一些,云中楼毕竟以正道自居:“阿诚比我想象的年轻许多。”

       见对方完全没有改口的意思,赵启平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又哂笑道:“嗯,不错,阿诚比你年轻了整整一轮。”

       谭宗明无奈,对方几近将“你是个老男人”写在脸上了,可他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看起来是小赵大夫对我有成见才对。”

       “我是大夫,对病人我自然不会有什么成见。”赵启平当然不承认。

       谭宗明反诘:“……我不是伤患?”

       “差不多不是了。”赵启平点到为止,“半个时辰后我来为你取针——”他突然乜斜一眼,“不许乱动。弄丢了银针你是要赔的,要是玉针丢了……翻倍赔。”

       谭宗明便知自己这棘手的毒伤已经不成问题了,但是赵启平的叮嘱让他哭笑不得:“是是是,不敢违抗小赵大夫意旨。等我康复,小赵大夫要什么样的针,我十倍奉送,如何?”

       赵启平闻言,总算露出个真心笑意,他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放在他手边,笑骂一声“有钱造的”,便转身离开了。


       赵启平走得干脆,谭宗明却有点不敢相信这份潇洒,稍过了一段时间才收敛住面上表情,略有些艰难地把赵启平放在他不能动的那只手旁边的书册拿在手里。

       《东云珠英》?

       翻看之下,谭宗明才发现此书得名乃是因为云中楼的旧址是东武林的东云巅,而整本书册是云中楼历代楼主的荟萃,并载有一些生平事迹。

       到前两代确证已经去世的楼主明锐东后,记载便戛然而止。

       笔墨不似新迹,也即明锐东之后《东云珠英》就不再添笔了。

       谭宗明便有了约略的怀疑,二十年前震悚武林的武神明镜,说不定…确实活着。


       想到此,谭宗明会心一笑。

       赵启平能如此自然地支使楼影明诚,两人至少很是相熟,甚至地位相当。

       他把这本册子丢到眼前却绝对不是随手而为的——他在帮他了解云中楼。

       看起来完全不给面子,实际上该做的一点没有漏,看穿了自己的某些心思,不仅没有打压的意思,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放任了。

       此人思虑……值得咂摸。


       谭宗明又翻过一页,心说既然赵启平有心放任,那么再找他探问一下阿诚,他想必不会拒绝。

       说不定还会积极看戏。

       哈。



TBC


       说一下,《露沾衣》是《剑歌行》前大概四五年这样,老谭三四,平平二一,明楼三一,阿诚二二



下文:(๑•̀ㅂ•́)و✧

评论(12)
热度(43)
©Lebesgue_咸鱼饼 | Powered by LOFTER